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先发一部分修完的。

1.

 

 

 

 

时间安安稳稳的迈着步子往前走,小豆丁们就这样摔摔打打地长大,作为当仁不让的云梦扛把子,魏无羡和江澄在云梦过完了鸡飞狗跳的不像小学生的小学生活,浪浪荡荡地度过初中时代。所幸两人智商持续在线,平时的模考大考都没有跌出过年级前十,所以江枫眠和虞紫鸢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他们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本来嘛,男孩子们皮一点又不是什么大事。

终于要读高中了,魏无羡和江澄想想都要仰天长啸,那叫个翻身农奴把歌唱呀,美滋滋地想着搬出家门,从此彻底解放。

两人还兴冲冲地计划去云梦高中踩点,看看哪边的围墙低矮好爬,翻起来又利索又快捷。

八月份的尾巴,这准备工作都快到了扫尾的前夕,江枫眠告诉他们,高中要去姑苏云深读。

“啊?我没和你们说过吗?”江枫眠惊讶道,我以为你们早就知道的呢。

江枫眠末了还挠了挠头,轻飘飘地添了一句,笔试资格已经有了,凭你们的水平,是肯定能过的吧。如果没过,大概……是态度问题了。

江枫眠说话的时候面上还带着微笑,却无故让魏无羡和江澄背上发寒。

完了,连假考也不行。

 

去!云!深!读!

呵呵。

外面传说,云深高中素来治学严谨,学风良好,是由姑苏蓝家开办私立高中。虽说是私立,但其不论是教学风格还是教学水准都与顶尖的公立高中别无二致,或许在升学率等方面还更胜一筹。

这么好的高中,当然不是其他人想读就可以读的。云深高中每年招新生从来都不是凭学生的中考成绩,他们会出一套自己的卷子,作为笔试成绩。而笔试过后往往已经会筛出去一大批人。笔试过后还有面试。说起来有趣,虽然面试也只是天南地北的胡扯,考察学生的时政关注度与随机应变能力,但往往最后能过的学生除了这些能力过关以外,都是清一色的面容俊秀,再不成也是清秀。

不知是学神都貌美呢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了。

很多人连拿到笔试考试卷的资格都没有,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参加云深中学的入学考试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可这对于魏无羡和江澄来说却是个晴天霹雳。

平地里突然平白无故炸响个惊雷,震得大地抖三抖的那种。

魏无羡和江澄在很久以前就听闻云深高中的大名了,倒不是因为那里升学率多高,师资力量有多好,而是从小就从电视和报纸上熟知的那云深高中的恐怖校规和教导主任蓝启仁。

其实小时候魏无羡是见过蓝启仁一面的,那还是读幼儿园的时候,傍晚时分,蓝启仁来接蓝忘机和蓝曦臣。魏无羡想把一只什么虫丢到江澄肩上,看到蓝启仁瞪大的眼睛,手情不自禁地一抖,虫子掉到了蓝启仁的鞋面上。蓝启仁本想是用眼神示意魏无羡不可捉弄同学,怎知他明知故犯。

结果是,魏无羡被他好生训了一通仁礼智信。

果然蓝启仁一直很可怕啊。

笔试考试那天,江澄把门板拍的咚咚响,才把魏无羡叫起来。

“每天都磨磨唧唧地,都多大的人了还赖床,羞不羞啊,你自己考试迟到就算了,可别带上我。”江澄眉毛一皱,没好声气的数落道。

魏无羡没睡醒的时候没什么精神和他打嘴炮,只是像没骨头一样懒洋洋地把胳膊搭在江澄肩膀上,“嘿嘿,师妹啊,睡觉可是人生中的大事,怎么可以懈怠呢……”

江澄最是听不得魏无羡叫他师妹的,当即就甩开他的手,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魏婴,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堂堂七尺男儿不是你娇滴滴的小师妹,我看你是闲的发慌,要不要考完试陪我去抱只狗来和你玩玩?”

魏无羡听得一个狗字脸便白了一白,后退几步,仿佛下一刻江澄背后就会窜出一条狗来,谁不晓得天不怕地不怕的魏无羡平生最是恐狗,他挤出一个略带谄媚的笑容,“别别别晚吟有话好好说,别放狗......”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