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emmmmm其实好像也没改多少啊挠脸




2.

 

 

循着拐角处的指示标牌,魏无羡和江澄顺利地摸到了考试地点。

魏无羡拉开椅子坐下。离考试开始还有一刻钟,他百无聊赖地转着手中的笔,转头观察周围的人。倒还真是清一色的高颜值啊。魏无羡点点头,在心里暗道。

在这里读书其实也算件妙事,至少环境挺好的,反正读高中也不会人一刻不离地管着我,明面上对付对付过去也就罢了呗。

试卷发下来,魏无羡一扫题目便已经心中有数。还行吧。他提笔便刷刷地往下做,虽是一路顺风顺水,势如破竹,但这计算过程也是异常复杂。饶是魏无羡不走寻常路,用他那刁钻古怪却又异常方便的解题手法也是被这题绕得不行。

魏无羡做完后,从后往前检查一遍答案后,看下表也还只剩下没几分钟。

呼——安全上垒

说到面试,那是更是难不倒魏无羡了。

不瞒你说,魏无羡从小便是个万人迷便格外讨人喜欢,又天南地北什么都懂那么一点,和人聊天那是张口就来,听起来还头头是道,叫人无法反驳。他相貌也好,越大越显得出挑,便是站着还没开口,便叫人好感涨三分。

两人毫无疑虑地成为云深高中下一届的新生了。




站在宣传栏前,魏婴一排排的看下来,发现他和江澄都被分在六班。魏无羡看完以后没急着走,反而慢慢悠悠地继续看。

不一会儿,目光凝在一个名字上挪不动了,”蓝-忘-机。”他发现这个名字就在自己的上面,有种熟悉感。

 

魏无羡唇角一弯,心里莫名的很开心,就像把燥热的情绪浸在柠檬味的冰镇汽水里一样冷的舒爽,奇妙的情绪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泡。

 

到教室门口,魏无羡一眼就看到讲台上那个颀长的身影。

他的侧脸俊逸非常,轮廓清晰,半边脸在阳光下更显得他面庞立体俊逸,蓝忘机的皮肤看起来也好像出奇的好,整张脸光洁得很,魏无羡看他头发一丝不乱,却也是蓬蓬的看起来很柔软,让人特别想把它揉乱。

他手下一行字如行云流水一般,工整中又带有飘逸和灵气,整行下来不偏不倚,正好与黑板边沿平行,正是蓝忘机。

魏无羡倚在讲台边想,啊,蓝湛是真的好看,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和蓝忘机初见面的那一天。


那是他第一次去幼儿园,清晨的第一声鸡啼打破了夜的宁静,太阳早已悄悄升起,阳光穿过半透明的窗帘,照到魏无羡与江澄的床上。

魏无羡揉了揉眼睛,便从床上跳下来。

他从衣柜里翻出崭新的红体恤衫和黑色短裤,站在镜子前左扭右扭地看。

嘿,小爷我还是这么宇宙无敌帅气迷人。

魏无羡看了半天也不听后面有动静传来,忍不住扭头一看,哟,江澄竟还在睡。

江澄软乎乎肉嘟嘟的小脸一半埋在堆叠的被子,里露在外面的一半被被子里的暖气熏得红彤彤的,因为扰人的阳光,还将眉头皱得死紧。

魏无羡歪头看了半晌,忽然计上心头,登登登地迈着小短腿到洗手间,用凉水将手冲得冰凉,再赶回卧室,伸进江澄犹自暖和的被窝里。

 

“嘶——”江澄被冻得一激灵,一下子从床上直起身子来,伸出肉呼呼的小短手指着魏无羡委屈又生气地吼,“魏婴你干嘛!”

不过有了这么一出,瞌睡虫倒是一点不剩了。

江澄穿好他心爱的紫色体恤,打着哈欠抹去眼角残留的生理性泪水和魏无羡一起下楼。

 

今天可以和阿姐一起上幼儿园啦!

吃完早饭,魏无羡拍拍滚圆的肚皮,一脸餍足。

“过来”,江枫眠对两个小孩子招招手,从兜里掏出两个名牌,“你们的名牌做好了。”

江枫眠把两个名牌给小朋友戴上,魏无羡的是小苹果形状的,江澄的是一只猫脸形状的。

名牌确实是他们自己选的。然而江澄一开始想选的是一个小狗形状的,哪知魏无羡连卡通狗都怕,才勉为其难地换了一个猫脸的。

条件是魏无羡把三天的早餐里的小香肠让给他。

“该走了。”虞紫鸢淡声说道,说着一手牵起江澄,一手牵起江厌离,“厌离你拉好阿婴。”

魏无羡的小名叫魏婴。天空飘着细雨,温温柔柔地抚上行人的脸颊,缱绻惹人又清凉舒爽。

一车小朋友到了幼儿园门口,刚一下车,边听得周围嘹亮的哭声。

 

“呜哇哇·····妈妈我不要去读幼儿园!我要回家!”

一方哭声起,八方呼应。一时间周围便是此起彼伏的哭声。

江澄听着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心里不屑,幼儿园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哭这么惨做什么。真难为这么一个幼儿园小朋友能想出龙潭虎穴这样高端的词,江澄小朋友在心里给自己鼓鼓掌。

胡思乱想之余,江澄脑海中又不自觉地浮现出他出发前江枫眠和他讲的那一串。

江枫眠把手搭在他和魏无羡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在幼儿园里,你们两个要听老师的话,不能乱跑乱动,要遵守纪律,早上和下午都不能睡懒觉啦,也不能吃甜甜的黏糕……”

想到这里,江澄心里便涌起了不知名的情绪,有点烦躁。

啧,读幼儿园好像也没什么好的。

小孩子的情绪一向来得快,江澄忍不住眼眶发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欲落不落。

江厌离一看便明白了,她也没有点破,只是拉住弟弟的手,温声道,“阿澄怎么啦,和阿姐说。是担心幼儿园吗?这里的老师都很好的,下午还有小点心吃,又有好多朋友一起玩,阿澄应该开心才是啊。把眼泪擦擦,我们阿澄可是男子汉了呢。”

江澄在江厌离的温声下慢慢平复了心情,只是还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肯抬。

魏无羡环顾一圈哇哇哭的小孩,一点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哭的,幼儿园虽然不一定比家里要有意思,但可以认识超多的朋友,每天玩得高兴还来不及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