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4.

蓝忘机把脸转过来了,将视线投向声音来的地方。他看到魏无羡的时候,不自觉地眼睛亮了一下,走了过去。

他在台子旁边站定,要微微仰头才能对上魏无羡的视线。蓝忘机发现他的眼睛实在是明亮极了,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蓝忘机,你要上来看看吗,可有趣了!”魏无羡邀请道。

蓝忘机想了想,在魏无羡期待的目光里仍摇了摇头。

小孩子的玩性大,忘性也快。魏无羡看对方没有兴趣,也不强求,扭头便又和江澄闹作一处。

蓝忘机默默地退开几步,却像迷了心窍一般走了进去。他的教室明明在隔壁来着。

“哇!快快快江澄你看!”“什么?”

“这个超有趣的!”

“江澄我们来比赛吧!”“比就比,输了可别哭鼻子!”

 

魏无羡不知道的是,在正式上课前的半小时里,蓝忘机耳边全是他和江澄的笑闹声,手指停在那里没翻动一页,而且蓝忘机竟一点都没觉得烦。

毕竟不是一个班,两人的交集也少的可怜。

只是做早操的时候,小一班落单的魏无羡和小二班落单的蓝忘机两个人正好凑成一对儿牵着手去操场,其实暗戳戳的魏无羡还蛮喜欢每天早上的这个时候的。

 

怎么说呢,魏无羡小时候就喜欢亲近人,更是格外喜欢蹭到好看的人的旁边。魏无羡刚看到蓝忘机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感觉到他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仔细想来,似乎不只是因为那张脸,还有蓝忘机给人的感觉。

有些模糊的记忆翻滚着变得更加清晰,魏无羡想起了小的时候江枫眠带着他和江澄,和其他的几个家长一起到野外郊区,让小孩子们一起玩,任一溜的小萝卜头闹来闹去。

别说几岁大的小孩什么都不懂,说到玩,那还不是个个自学成才啊。以最能闹的魏无羡为首,吆喝着一帮人爬树摸鱼挖蚯蚓钓龙虾,样样都行。家长们也放任自流,从不担心过度。

蓝忘机大概是他们这些人之中的一股清流,虽然次次参加,但是不但从不跟着他们漫山遍野地浪,就连施舍他们一眼也不肯,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端坐在树下,翻着什么书看。

一眼不看其实倒也不尽然,蓝忘机偶尔也看两眼魏无羡爬树掏鸟。

不多,就两眼。

魏无羡觉得很奇怪,也很好奇,这蓝忘机每天都在看些什么啊,他都不会看厌的吗?

魏无羡越想越好奇,抓心挠肺地想弄明白真相。而且他特别想知道,蓝忘机那张好看的脸上会不会出现别的表情,出现别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魏无羡打小是爬树的一把好手,不知是被狗追的还是因为树上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引力,魏无羡爬树那叫一个快,掰着一个树杈子,随脚蹬着一个凸节,蹭蹭几下就上去了。魏无羡爬到现在,早已练就了悄无声息的爬树本领。

魏无羡尝试过在树上捧些花瓣,再扬到蓝忘机的身上,也尝试过偷偷爬上树,然后倒挂下来对着蓝忘机做鬼脸。

一开始蓝湛还会被吓得一惊,到后来就头也不抬,施施然地起身,整理好衣服,再无言地走到远处另一颗树下坐好。虽然这样,但还是免不了被魏无羡再次缠上。

江澄也问过为什么魏无羡老是围着那个整天冷冰冰无趣之极的蓝忘机不放。

或许是因为蓝忘机好看吧,有时候还想看他脸红,不过魏无羡没把这两句话吐出来,只是答道,”平时一言不发的人对我说话挺有成就感的。”

呵呵。去你的挺有成就感,想和人家结婚还是怎么着。

不得不说江澄还是挺有预见能力的。

不过那时江澄仅仅翻了个白眼,如同看见魏无羡在街上穿着一身火红的嫁衣跳二人转。

 

后来,魏无羡和江澄幼儿园毕业以后,因为江枫眠的工作原因跟着江枫眠搬回了云梦,更是没有机会见到他,只是魏无羡也没想到那个人在淡出自己视野良久后在记忆里却没有半分褪色,现在想来种种细节清晰得恍若昨天。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