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5.




魏无羡倚在门边,不觉已盯了好久,直到蓝忘机写完最后一个字,转过身来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

看人家看了这么久被发现了,魏无羡仍是笑嘻嘻的无觉尴尬。

 

“哟,蓝湛,好久不见吖~”魏无羡眨了眨眼,毫无滞涩犹豫之感,就不怕别人已经忘记他了吗。

    “......嗯。”蓝忘机点点头。凭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任谁也猜不到他心里荡起的波澜。

 

语罢蓝忘机垂眸,视线却似乎若有若无地扫过魏无羡,又好像目不斜视,径自向外面走去,魏婴目送他消失在拐角处,心里却如同一片羽毛轻柔的拂过,又好像一把小钩子在轻轻的挠。

魏无羡慢悠悠地走向后排,施施然挑了个位子坐下。目光瞥见邻座桌上的书的封皮上端正的蓝忘机三个字,停留了一会儿便收回了,投向窗外,呼,山里景色倒也还不错嘛。

    魏无羡单手支着脑袋往外望,刚下过雨的山里最是明晰,清新的山风带着森林特有的气息拂过发梢,树与树的枝叶交错相叠,迎着风发出簌簌的响声,仍旧翠嫩的叶子被刚刚的雨水冲刷干净,鲜妍可爱,满眼深深浅浅的浓郁的绿仿佛能流动,让人心生适意。

 

“啊啊啊啊啊啊,刚刚这个人好帅啊!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那个眼神piu的一下,电的我浑身一苏!这么优秀的人我竟然上高中才遇到啊啊啊真是太晚了。要是从小认识该有多好。说起来你是不是小时候就认识那个蓝忘机?”

坐在前排的短发女生和后排女生是朋友,初中便和蓝忘机在同一个学校。看魏无羡望向窗外,便回过头去,压低了声音和另一个女生悄咪咪的说。

“嗯!”,对方眯了眯眼睛,“不过说是认识,只是知道名字那种程度,都没什么差别的,因为蓝忘机从来不和女同学说话,当然好像和男同学也不怎么说。他说话说最多的就是周一早上的国旗下讲话了,声音真的超好听。不过话说回来,刚刚的男生应该是认识蓝忘机的吧,帅哥之间果然有吸引力哦。不过我觉得他和蓝忘机应该不是一个type的,两人竟然也能做朋友诶。”

“是哦。“短发女生接着说,”你有没有看到蓝忘机刚刚眼睛都亮了一下,就一下下,被我捕捉到了哟。本来我觉得蓝启仁老师来带这个班,肯定这高中三年是泡在苦水里了。但有帅哥同室而习,那边没甚么遗憾了。”短发女生作捧心状。

两个人八卦的声音压得低,恰巧魏无羡正出神,压根儿没注意到她们讲了什么,不过如果注意到的话他肯定要去搭话了。

魏无羡呐,就是从小撩到大,如果不让他讲话撩妹,比不让他吃辣还难受。当然这是后话了。

魏无羡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刚刚生出的几分欣赏美景的心思也因为看的时间长了差不多快消磨殆尽了,忽然在视野里看到江澄,便兴奋地挥手,“师妹这里!”

江澄一听到这话,刚刚看到魏无羡还带几分喜悦的神色还来不及收,连带刚才被魏无羡甩下的不爽,眉间生出几分阴郁气,整张脸扭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硬生生把一个美男子的颜值压下去几分。他当下几步冲进教室,斜睨着魏无羡,语气森然,“魏无羡,你是不是忘了刚刚车上我讲的话了,嗯?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

“不敢不敢......”,魏无羡一边毫无原则却又无甚诚意地讨饶,一边招呼江澄过来。

江澄本想坐魏无羡旁边,发觉位子上有书,眉毛微微一拧,便一言不发地把书包放在了前面一排的位子上。

 

魏无羡屈起手指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敲几下,正想找点事,事便自己找上门来。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戳了戳魏无羡的后背,声音倒是清亮,带着鲜明的少年气息:“同学,这里是六班吧。”魏无羡转过头来,点了点头。

新同学看起来有些怕生,目光在蓝忘机桌上和魏无羡之间打转,半晌像放下什么心事一样呼出一口气,大哥叮嘱我坐蓝忘机旁边,这位子被别人先占了我也没办法,正好不用对上那个冰山……

他气还没松完,对上魏无羡,便吃了一惊,眼睛瞪的圆溜溜的,“等等,你是魏.......魏无羡?!你还记得我吗?”说着指了指自己,“我是聂怀桑啊,我们是幼儿园同学!”

聂怀桑话匣子一打开便收不起来:“魏无羡你知道吗,刚刚我还听见前面的女生讨论呢,她们说……”忽然,聂怀桑看见窗外得人,话音便倏地截断,听得魏无羡有些奇怪。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