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会尽快把这个修完结束掉啦OVO

上一章在这里qwq

8.

 

蓝忘机穿了一件象牙白的宽松T恤,同色系的长裤,仔细一看好像也不是T恤,斜襟上有古式的盘扣。头发还没有擦干,有水珠从发梢滚落,滑过锁骨,渗进衣衫,洇出几处稍深的痕迹。经过热气的熏蒸,原本白皙如玉的脸庞微微泛红,一直淡漠的眼睛也蒙上了些许雾气,较平时显得稍为可亲。

魏无羡感叹道,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出浴啊,白天连穿披麻戴孝的校服都不知有多少小姑娘被撩得死去活来的,要是看到这幅样子恐怕......

啧啧啧。

蓝忘机坐在床边擦头发,他半眯着眼,温暖的黄色床头灯光打在他的半边脸上,略过睫羽,投下一小片阴影。

蓝忘机侧着身体擦头发,干燥的毛巾吸了水以后湿乎乎地搭在皮肤上,有些热,又有些痒。蓝忘机才擦到一半,忽觉身边的床微微陷落,扭头看去便看见魏无羡放大的笑脸。

原本不易接近冷峻无双的人,凑近了看居然给魏无羡一股傻乎乎呆愣愣的感觉,让本来就在笑的他更是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魏无羡心道,这蓝忘机是根本无所谓还是愣住了啊?算了,只是他这副表情呀,让人不笑都觉得对不起他呢。

在心里悄无声息地吐槽了一番蓝忘机的魏无羡歪了歪头,继续盯着蓝忘机看,试图用眼神光波传达信息,让蓝忘机不得不别过脸去。

魏无羡温热的呼吸似有若无地浅浅喷洒在蓝忘机的耳畔,莫名给他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蓝忘机又不动声色地挪开些许,他觉得耳朵有点热,这种氛围有些难熬。

“怎么?”蓝忘机想正经地问魏无羡,只是许久没说话的嗓子不由自主地微微喑哑,在这个环境里莫名带了些醺人的暧昧。

“没事便不能找你说话啦?诶蓝湛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不仅是同桌,还是同一个寝室诶!你该不该表示表示?”魏无羡毫无所觉地凑近些,更是一只手搭上蓝忘机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你待如何?”蓝忘机的声音有些紧。

“就替我遮着点啊,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忍痛把天子笑分你一罐,怎么样?”魏无羡双手合十,歪着头看着他,眼神干净的像林间的小鹿,湿漉漉的,又像小时候养过的兔子。

“天子笑?”蓝忘机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微微疑惑地问道。

“喏,就是这个。”魏无羡说着就跳下床,从柜子里拿出一罐给蓝忘机看。铝制的易拉罐同普通的饮料有些细微的不同,看起来更为精致秀气,包装印花也古朴得很,但这些都被蓝忘机忽略了,他盯着旁边写着的酒精度,眉毛微蹙,“云深禁酒。”

魏无羡闻言歪倒在床上,“哎呀蓝湛你不要这么古板嘛,和汽水又差不了多少。诶诶诶我保证,可好喝了,不信你尝尝?上瘾了我可没有多的给你。”

说着他把微凉的铝罐塞进蓝忘机手里,吹着口哨转身去关柜子门。

蓝忘机的手握着铝罐的手微微捏紧,想递出去,又放弃,如此瞬间蓝忘机竟是在心里几番纠结,待到魏无羡钻进自己被窝,也终是没有递回去。

熄灯,魏无羡睡不着便忍不住打着滚闹腾:“嘿呀蓝湛,你说我们这么久没见了我都还记着你呢。你说你今天真是对我冷淡的可以啊,我们好歹也是多年的挚友吧?你自己想想今天和我说的话加起来超过十句没有?哎,我的心里可是很受伤啊。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陪我聊会天呗。”

“寝不语。”蓝忘机和魏无羡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魏无羡更是笑弯了眼。

“哈哈哈蓝湛啊我就知道你会说这句话,被我猜中了吧。那么死板干什么,规矩嘛就是用来打破的呀,来嘛来嘛,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难道不想我吗,我可想你了。”明明之前把别人忘得一干二净,看到名字才想起来一星半点,这种撩人的话却是张口就来,丝毫不用过脑子。魏无羡就是有这种本事。

蓝忘机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刚刚心里似有似无的几分旖旎早已消失殆尽。他听不得魏无羡捉弄人的胡言乱语,两三句就能把人心里搅乱。蓝忘机翻身下床,伸出一根手指抵在魏无羡的唇上,面无表情冷得像冰,手指却温热似火,烫的魏无羡一下子就闭了嘴。

两人离得极近,近到可以互相看见对方眼里的小小的自己。

“寝不语。”

魏婴捏着被子的一角打了个滚,把自己滚作一团,露出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瞅着蓝忘机,有些词穷。

这小古板从谁那里学来的?

还有,蓝湛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喔。



戳我看下一章OVO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