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想看上一章的小可爱戳我呀



10.

 

 

在校园里的日子过得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魏无羡很快在学校里混的如鱼得水,让他安安分分整天读书他哪里呆得住啊。开学没几天就加入学校的文娱部,和学长学姐们都混熟了。魏无羡长得好,嘴巴又甜,还没说话,仅凭那张笑脸,就让别人对他涨了三分的好感,再一说话,那三分的好感就涨满到十分。谁不喜欢这样可爱的学弟呢。

除了部门以外,云深还开设了许多和教学内容相关的的拓展课程,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课,魏无羡选择了化学实验课。单论这课来说魏无羡是再喜欢不过的了,只是任课老师嘛,有些一言难尽,虽然任课老师也不太喜欢他就是了。

蓝启仁站在讲台上,板着个脸,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握着一根细细的教鞭在黑板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今天做的实验是粗盐提纯。

“咳!化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你们一定要认真仔细地学习,我不要求你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化学的美妙之处,但要求你们做到的细节决不允许任何人忽略或是放松。现在看仔细了,黑板上每一条要求都非常重要。你们要严格按照步骤来做,尽量规范操作,避免失误,知道了吗?”蓝启仁板着脸,一字一句抑扬顿挫地警告着下面的小崽子们,然而话音未落,学生早已按捺不住了,偷偷摸摸地摆弄起桌上的器材来。

课上到一半,蓝启仁觉得只在讲台上看着不成,有必要下去逐个视察一番。

事实证明这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虽然吧,蓝启仁自己气得不行。

“聂怀桑,说过的要用玻棒引流,你为什么就直接倒下去了啊?!”

“还有你,手抖什么?老远就听到你叮叮咚咚的,搅拌的时候不要碰到烧杯壁!”

蓝老师觉得再看下去他有点不好了,视线所及全是笨手笨脚的小巨怪们。

蓝启仁叹了一口气,看到班级的角落里,蓝忘机一丝不苟的在做着实验,步骤与教科书上的分毫不差,动作优美简洁,一丝多余都没有。好看的琉璃色眼睛正认真地注视着咕嘟嘟冒着小泡的液面。

这才是做实验啊。

蓝启仁满意的摸了摸胡子。然而下一秒,蓝启仁手下一紧。

 

 

“魏婴!你你你快放下!”

魏无羡的火柴被水打湿了,他又懒得借,便从兜里掏出一张面巾纸卷成细卷准备从隔壁那儿引个火,正将凑近些的时候,便被蓝启仁喝止了。

魏无羡微微一愣,便停了动作。

旁边的蓝忘机顺势挡下了他的手,道,“我来。”

蓝忘机动作利落地从火柴盒里抽出一根火柴,划着后,一只手的细白的手指虚按着酒精灯的边缘,另一只手将着火柴与灯芯微微一触,火舌便欢快地舔了上去。蓝忘机点酒精灯的动作一气呵成,明明就是普普通通的动作,却让人移不开眼。魏无羡看着眼前酒精灯橘色的火焰在灯芯上跳跃着,一闪一闪的,难得的有点发愣。

蓝启仁这才松了一口气,在旁边站了一会儿,从别处也挑不出魏无羡一丝错,便瞪了他一眼,背着手走回讲台上。

“今天被我点到的同学回去都把实验细则抄三遍,抄完交给忘机。”

长长的一串人名,被点到的同学都唉声叹气,少许的几个摸不着头脑,非得抄啊,难道逃不掉吗?

瞧着这人便是新来的,完全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抄书不是关键,有人检查也不是关键,但若是将抄书与检查人蓝忘机放到一块儿,那便不得了了啊。

要是别人还好,要知道是蓝忘机啊。蓝忘机,纪检部部长,现实的铁面无情,被记名或是扣纪律分以后也曾有人厚着脸皮厚和蓝忘机求情,但是从没有人成功过。

魏无羡坐在后排,听着前面的人这样讲,更是苦恼。

祸不单行,那天的数学作业特别难,连魏无羡也不能早早写完。

“江澄啊,”魏无羡舔着脸蹭到他旁边,”帮我抄一份呗。”

“啧”江澄瞪了他一眼,“周末【X天堂】的新游戏我先玩。”

“行,成交。”魏无羡爽快的答应了,又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盯着聂怀桑,“怀桑——?”

聂怀桑往后缩了缩,“魏,魏无羡,干什么啊?”

“兄弟有难,尔帮是不帮?”

“大哥诶,我我自己的都抄不完呢QAQ。”

魏无羡转念一想,也是,怀桑的字迹和自己的差别很大,不像魏无羡和江澄,那一笔字基本一模一样。

魏无羡趴在位子上一划一划地写,啊——真无聊,是谁发明的抄书这种惩罚的啊,惨无人道惨绝人寰!

魏无羡一边写一边神游天外,想放下笔歇歇,旁边蓝忘机的视线便投了过来,魏无羡心里默念,他难道这么空吗???

 

 

抄完以后,魏无羡将自己的那两份同江澄的那份一起交给蓝忘机,今天的蓝忘机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大概是学习到很晚累了吧,魏无羡记得昨天晚上似乎恨晚的时候蓝忘机那边的夜灯还是亮着的,他坐在那里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

 

“喏,给你。总算抄完了。”

蓝忘机接过,翻了一下,盯得格外久,久到魏无羡以为自己暴露了什么。不应该啊。

最后蓝忘机还是点点头,示意可以了,魏无羡才松了一口气。

就说嘛蓝忘机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下一章点我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