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上一章戳我OVO


12.

 

 

第二天的天气没这么好了,夜里下过暴雨,冲刷得地面有些湿漉漉的。蓝忘机和魏无羡站在起跑线上,发令枪响,运动员们就都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不过一会儿,就沿着内圈拉成了一条长长的战线。

蓝忘机稳稳的是第一名,接下来的是魏婴,紧紧地跟在蓝忘机身后,他发现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在别人都累得面目狰狞,气喘吁吁的时候,蓝湛依旧是好看的不像话。

魏婴的脑子里不着时宜地冒出红楼梦里对贾宝玉的描述: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魏无羡觉得,那宝玉到处痴缠姐妹们,哪里比得上蓝忘机。蓝湛那个清冷性子,便如那高岭之花,眉目精致的不像话,清冷禁欲,不若凡人便似天神,凌然不可侵犯。看上去愈是不可侵犯的人,魏无羡便更欲撩拨了。因为跑步,蓝忘机常年冷峻异常,白皙无暇的脸上也透出些许红晕,可真能说是色如春晓之花了。

魏无羡一瞬没能收回目光,内心跑满火车,没注意到脚下有块石头,一着不慎便被绊倒在地,细嫩的肌肤被粗粝的石子划破,膝上手上皆是伤痕。

哎呀呀,竟然摔倒了……希望蓝忘机没看到我这狼狈样子,不然我玉树临风光彩照人的高大人设怎么立得住喔。魏无羡心里还在不合时宜地刷着弹幕,拍拍衣裳正想爬起来,膝弯却早一步被有力的手臂穿过,下一秒就整个人悬空。

咦咦咦咦咦咦!

头靠着的胸膛意外的坚实,映入眼帘的是蓝忘机放大的侧脸。

凑近了看这脸好像也是细腻无痕,肤白貌美,魏无羡歪着头,呆了一瞬,反应过来便闷闷地说,“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一个大男人叫你抱着,太难看了。”魏无羡挣扎着,腿还不安分的晃动,全数被蓝忘机摁了下来。

蓝忘机抱着魏无羡的手又紧了紧,“别动。”

魏无羡那里是会安分地窝在别人怀里的人,哪怕这个人是蓝忘机也不行。魏无羡脑袋靠着蓝忘机的胸膛,从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蓝忘机下颌到侧脸的那一条线。蓝忘机的视线平视前方,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脸上还留有微粉,魏无羡心念一动,朝着蓝忘机的脖子吹了一口气,蓝忘机身体明显的一僵,低头看去,撞进魏无羡狡黠的目光里。蓝忘机收回目光,不欲理他,继续抬步往前走。

医务室月白的窗帘盈满暖阳,在空中微微起伏。

他们来得不巧,医务室的老师在隔壁给另一个被钉鞋划伤的同学处理伤口,让他们先等等。

魏无羡双手抱膝,眼睛直盯着在伤腿。

当时魏无羡摔倒的时候,细嫩的皮肤直接擦在粗粝的地上,他速度又快,自然是磨破了一大块皮。未完全凝固的伤口仍在往外渗着鲜血,伤口里还掺着沙石碎屑,简直惨不忍睹。

魏无羡眼睛一眨便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痛苦万分的表情来,可怜兮兮地看着蓝忘机。

“蓝湛,可疼了。给我讲个笑话吧,哄哄这个可怜的我。”魏无羡一半是装的,一半是真疼,人都是肉做的,一下子摔这么狠的一下,哪里能不疼呢。

“很疼吗?”蓝忘机眉头微皱,魏无羡憋着笑,没看到他目光里的紧张和赧然,“可我不会讲笑话。”

“唱歌,唱歌总会吧”魏无羡有些不舒服地扭扭腰,看向蓝忘机。他本来就不以为蓝忘机会唱给他听,他也就是占些口头便宜。没想到蓝忘机顿了顿,真的给他哼起歌来。这是一段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旋律,低缓优美,引人心醉。原本抱着玩笑心思的魏无羡听了半晌,竟也沉迷了进去,忘记了腿上的疼痛。

 

 

“忍着点。”医生终于来了,话音未落,便执着棉签,给魏无羡清理伤口。

虽有心理准备,碘酒触着伤口的时候,魏无羡还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疼得狠了便顺手抓住了身旁人的衬衫下摆。

蓝湛见他眉头皱得死紧,身体还忍不住颤抖的样子就心疼的不行,伸出手虚虚地环住魏无羡的肩膀。

魏无羡感到背后靠着的温热身体,还是蓝湛,他他他他竟然......!

魏无羡登时心神荡漾,七魂去了三魄,连疼痛都不觉了。

 

为了防止感染,伤口其实处理得不快,但是魏婴还是觉得像眨眨眼那样,一瞬就结束了。

他想,要是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怕是再疼久些也是忍得的。

打住,蓝忘机只是个硬邦邦的臭汉子,不对,好想是个香汉子。哎呀再怎么说那也是汉子,不是软妹子啊,这我怎么就心生绮念了呢。

罪过罪过。

“一周内伤口不可沾水,不要从事剧烈活动。还有记得每天来换药。”医生照例叮嘱几句,蓝忘机认真地听完,向医生道了谢,便扶着魏无羡起来,配合着他的步伐,慢吞吞的走出门去。

门口原本扒着几个人,看到他们就要走出来就赶忙溜走。

“喂你干嘛不进去啊?”

“我我我也不知道......”

“总感觉那种气氛不适合我们走进去的样子。”

细细碎碎的私欲声消失在拐弯角,然而那两人并未注意就是了。

魏无羡看着蓝湛发皱的衬衫下摆,又想到他因为自己也中途退出了比赛,不禁心生歉意,“蓝湛,谢谢你。”

魏无羡难得一本正经的说这些话,却看到蓝湛依旧板着脸被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吐出几个硬邦邦的字,“无事,你不必和我说这些。”

“......哦”


下一章点我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