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点梗】律师羡×法官叽

 小可爱的点梗 @阿希叶520 



最近三次元的事情非常忙,昨天肝作业肝到两点,早上七点又要爬起来去博物馆实践……累瘫

关于他们的对话不涉及专业的法律知识,全是我胡乱编撰的,别介意莫OVO

【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有错误的请轻拍OVO(遁】

超级爱羡羡,羡羡世界第一好!

偷偷地亲他一口,不被蓝二哥哥看见嘿嘿嘿

 

 

 

 

城市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人生,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上一秒擦肩而过的,在你生命里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亦是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金色的暖阳从云层中斜穿而下,略微驱散了冬日里的刺骨寒意。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仍裹着厚厚的大衣行色匆匆。饶是行人如流水,绵绵还是从那堆人里一眼就找到了那个高挑的男子。

近看,见那男子身着裁剪精良的黑西装,纤长笔直的双腿裹在笔挺的西装裤里更显得他身高腿长,西装外面罩着一件格子呢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或许是天气冷的缘故,他的下巴也埋在了围巾里。他的眼睛恍若会说话一般,在呼出的迷梦白气的也黑黑亮亮。他的眼尾微微翘起,因那清亮的眼神没有显出分毫媚态,却仍然勾人得紧,便好像看他一眼就再也走不出去一样。

 

“魏学长!”

绵绵和他打了声招呼,明媚的笑容掩不住她眼底的紧张和忐忑。

魏无羡弯起嘴角,仿佛有谁揉碎了金箔撒满了他的眼底,端得是眼波潋滟,风华无双。他伸出手揉了揉绵绵的脑袋,“别担心,有我呢。”

空旷的法庭里面没多少人,更衬托出肃穆庄严的氛围。魏无羡坐在绵绵身边,随手摘下围巾,挂身后的椅背上。他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纸搁在桌子上,便窝在座位里,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斜睨着对面的人。

王灵娇最是看不惯有人露出这样一幅轻视她的表情,更何况这人还刚好是她的死敌罗青羊的律师。顺带一提,罗青羊是绵绵的大名,只有亲近的人才会唤她绵绵。当下她便冷哼一声,抱住身边人的手臂,“温晁学长,那个贱|人居然敢把我们告上法庭,你可一定不能放过他们!等他们出去,我定要他们好看!”

温晁的手臂蹭到王灵娇温暖柔软的胸脯,便心猿意马起来,闻言更是义愤填膺,一张油腻粉白,明显是纵欲过度显得浮白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狰狞,“呵,魏无羡算什么,我温晁今天一定会让你输的一败涂地。”

魏无羡听到这话连抬眼皮的力气也不愿意施舍,便是保持那样抱臂的姿势坐在位子上,无端地生出一种气势来,让温晁看着气得跳脚。

 

不一会儿,富有韵律与节奏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大厅里响起,厅里的人都闻声望去。

 法官穿着一袭黑袍走来,袍子袖口、立翻领上绣有花纹,带亮的金色丝线绣在黑色面料上,便如同浮雕一般,举手投足间衣袍翻滚,金色的绣纹也随之翻滚,漾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法官的眉眼亦是俊美无俦,然而神色冷凝,用魏无羡的话来讲,便是如丧考妣。

 

温晁见之便心里一喜,当年读书的时候谁人不知道法学院的蓝忘机成绩第一,外貌无双,唯一可以与之比肩的,便是他最讨厌的魏无羡。

然而又有谁不知道蓝魏二人水火不容,只怕蓝忘机是将魏无羡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走路都绕着他走,这魏无羡偏生还没有自知之明,平时撩全院妹子不够,还去招惹蓝忘机,整天凑到他身边,蓝湛长蓝湛短。

噢,蓝忘机的另一个名字叫蓝湛,据说是家里人才叫得的,魏无羡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得这名字,便唤上了。

 

呵,蓝忘机做法官,必定是公正无疑,虽说自己在蓝忘机那儿也讨不了什么好,也段不得让魏无羡那厮讨得便宜去。

“尊敬的审判长……”魏无羡语调不疾不徐,听着正经无比却又好似带着一股不经意的吊儿郎当,他眨了眨眼,只有在台上的蓝忘机才能看见他撩起眼皮的一刹那送出的秋波。

“本案被告于X日召集数名社会人士打砸原告经营的花店店铺,造成损失近万余元,威胁并欲对原告实施暴力侵害,对原告造成了严重的生理和精神的影响,鉴于被告态度恶劣,无法调解,现就此纠纷提出被告给予赔偿的请求……”

王灵娇一听便怒目圆睁,原本还算明艳秀丽的面容涨得通红,硬生生扭出几分狰狞,若不是碍于场合,似乎就要扑上去撕烂对面人的脸。温晁面上不显半分,手暗地里使的劲却一点不小,差点把笔杆子给掰成两半。他呼出一口气,道:“原告指证带有主观色彩,被告提出申请求提交证据。”

 

“准许。”

蓝忘机冷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令人闻之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尤其是心里有鬼的人。

温晁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抬头,心底里忽然浮现出一种莫名的心虚感来,不会的,我将证据编辑得这么完美,就算是蓝忘机也肯定是会站在我这边的。

 

“提出异议。被告所述并不属实,其截选了极不利于我方的部分陈述。现由我原告方补充陈述。”魏无羡眼睛微微一眯,因微弯而显得随意的身体慢慢挺直,目光瞬时如刚开刃的刀光剑影般锐利,直直地射向对面的温晁和王灵娇,此时的魏无羡语气冷肃得仿佛近似蓝忘机。

“首先,请求调查被告提供的证据的真伪性,包括视频与音频是否经过编辑剪辑,内容中的站位所实施的内容是否真实……再次,再此庄严的法庭上,被告对原告进行了言语侮辱,可作为对其施于原告的恶行的参考。原告陈述完毕。”

 

双方表述内容冗长,花了很长时间事实上很早在场的人已心知肚明温晁不可能胜诉,只他自己还在兀自挣扎闹不休。

魏无羡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穿上他的格子大衣,一只素白的手执起他的围巾,轻柔地绕过他的脖颈。魏无羡也不回头,微微向后一靠便倒在蓝忘机的怀里。

两人保持着神奇的姿势慢吞吞地往外走,斜阳给二人的睫羽镀上了一层金色,也在他们身后拉出了长长的一道影。

 

“蓝湛啊,我好困呢。”

“嗯,回去睡。”

“外面好冷,我想吃烤红薯。”

“好。”

“你喂我?”

“好。”

 

 

 

 


评论(7)

热度(43)

  1. hhhhhhhhhhhhhhh!酒酿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