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空山新雨后

上一章在这里呀





13.

 

 

 

蓝忘机也是热心得很,每次魏无羡去医务室换药,他都会陪着去。便是在寝室里,面冷心不冷的蓝忘机也多了不少话,有时候还会接过他手里的苹果替他削好。

饶是魏无羡脸皮这么厚得人都觉得有些心慌,蓝忘机对他这么好。他是脚伤了,手还好好的,不至于连个苹果都不能削吧,奇也怪哉。然而魏无羡还是魏无羡,自然是是蓝忘机阎王面孔菩萨心肠呗。

 

下午的时候,该去换药了,蓝湛临时有事被老师叫去干活,临走前看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想着蓝忘机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一遍往外蹦。自己去应该也没多大问题,就直着一条腿慢吞吞地挪到医务室。

值班的不是平时的医生,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面貌妍丽,长发卷成自然的弧度垂在胸前,只是冷着脸。她看到魏无羡,露出几分促狭的笑意。

“是魏婴啊,腿伤了是吧。运动会的时候自个儿摔的?”

“是啊情姐。可严重了,您给治治呗。”魏无羡笑嘻嘻的,没半分尴尬的样子。

 

温情,医务室的实习医生,也算和他认识的久了。魏无羡小时侯总会受伤,就到她们家开的医馆买伤药,顺便包扎伤口,一来二去的就混熟了。

偶尔伤的重了就是温情爸爸亲自上手,平时的小伤就是交给温情的。

温情当下就捞起魏无羡的腿,拆开他的绷带。她问魏无羡最近怎么样,魏婴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聊着,心里却不知怎的总是浮现出蓝湛的面容来,不觉脸上一红。

或许是最近麻烦他太多了吧。魏无羡也没想太多。

很快就包扎完,温情看看也快下班了就顺便扶着他回教室。

刚转身,就看到蓝忘机逆光立在那里,脸上神色不甚分明。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

那样的神情让魏无羡看了就感觉心慌。

 

“我来吧。”

蓝湛从温情手中接过魏无羡,慢慢地扶着他回去。留下温情一脸不明所以,一会儿才露出了然的微笑。

 

其实蓝忘机一回教室就找魏无羡,但是没找到他。转身往医务室走,到了门口就看到魏无羡和温情相谈甚欢的样子,脸上甚至还有浅浅的红晕。

伤口虽然看起来可怖,但是很快就结痂了。

然而结起来的并似乎并不只是那个伤口,还有他和蓝忘机的关系。

魏无羡觉得很奇怪,最近蓝湛不太理他了。不是不说话,蓝湛照例每天都扶着他上下课,去医务室换药,只是那种人与人之间的,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感。

原本只是在他和别人身上看到过,疏而有礼,到了自己身上就变得不是滋味起来。但是魏无羡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能当面问他吧,人家蓝湛也没干什么呀。

魏婴有些纠结,总是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摸摸地看蓝湛,看他一本正经上课的样子,看他认真解习题的样子,怎样都很好看。

晚上魏无羡躺在床上的时候,虽然很周围黑,虽然知道这并没什么用,但是还是忍不住借着月光看向蓝忘机。

我们不是朋友的吗,为什么蓝湛忽然就对我这样子,我又没干什么。魏无羡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心里比谁都敏感,别人的情绪变化他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就算蓝忘机平时没什么表情变化,但是魏无羡也能感觉到他什么时候是开心的。魏无羡缩成一团,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过身去。

魏无羡没有看到,后来蓝湛睁开的清明的双眼。


下一章完结啦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