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初雪那天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雪花

 

 第一次参加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有点紧脏

我们家也终于下雪啦(叉腰)

喜欢瑞金喜欢雪XD

小可爱下雪天特别开心呢w未成年组就是这样又甜又纯情!

关于初雪的含义是我瞎编的,不过也可以相信一下///v///

 

 

 

天气越来越冷,道路两旁的树早在前几个星期就秃得差不多了,深褐色的枯枝交错着指向略显阴郁的灰蒙蒙的天空,底下的草也是枯黄干巴的,露出短短的一茬,倒还直立,稀稀疏疏地站着。

走在路上,湿冷刺骨的寒意四面八方地沁进骨子里,驱着行人不得不加快行走的步伐。

金拽了一把脖子上的围巾,缩起脖子试图躲避一部分寒风的袭击,他把被风吹得冰凉手揣进兜里,微微弯了腰,加快步子往前走,忽然觉得走到教室的路怎么这么长。

 

“呼——真的好冷噢!”金把书包放在椅背上,搓着手坐到位子上,他把手合拢放在嘴巴前面呼了一口热气。这么一点热气很快消散在空气里,冰冷的座椅也真是格外不友好。

或许是因为骤然进入一个稍微温暖的环境,金觉得鼻子有一点点痒,他揉了揉鼻子,终于把风挡在屋外了,他渐渐的感觉四肢百骸都在苏醒。

邻桌格瑞的书已经在桌子上放好了,可他位子是空的,也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哎,凯莉!你看到格瑞了吗?”金戳了戳坐在前面的女生。

“不知道噢。”女生转过头来,摊了一下手,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她把手机放在金面前,“金,你看!”

摆在面前的是天气预报的界面,高低的温度线下,一个个白色的小雪花格外引人瞩目。

“诶,凯莉你竟然带手机……呜!”

“小声一点!”凯莉捂住了金的嘴巴,小幅度的往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什么人注意这边,才松开手,敲了一记金的额头,“重点是这个吗?仔细看,今天有可能下雪噢!”

“我看到了啦凯莉,那也太棒了吧!”金捂着额头,委屈巴巴,可随即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金是很喜欢下雪天的,下雪天多好啊,特别是大雪,特别特别大的那种,就可以踩着咯吱咯吱响的厚雪,留下一串脚印,可以躺在雪地里画一个天使,可以堆雪人,还可以打雪仗,嘿嘿,这次打雪仗我要打败格瑞……

 

隔着微微起雾的窗户玻璃,凯莉瞥见某个芦荟头走过来,转了一下眼睛,打断了面前一脸傻笑明显的正在进行神游金某人。

“金,如果是下雪的话,可就是初雪噢!”凯莉神秘兮兮地说。

“嗯,初雪怎么了?”金眨了眨眼睛,因为刚刚打了个喷嚏湛而湿漉漉的湛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迷茫和好奇。

“初雪呢,是很有讲究的噢。”凯莉歪了歪头,“据说呢,初雪那天会带给人好运,而如果初雪那天和恋人亲吻,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金,如果真的下雪的话,你要不要等下去亲一下格瑞?”

“诶诶诶?”亲...亲格瑞?话说从确定关系到现在,金都还没和格瑞亲吻过,一般恋人之间没有爱的亲亲也太奇怪了吧,但是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他觉得和格瑞待在一起就很满意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特别开心。

现在忽然想到亲……亲格瑞一下,金的脸有点烧起来,啊,光是想象一下就感觉很害羞呢。再说,如果忽然亲他的话格瑞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啊……

 

凯莉看到格瑞推开教室的门走进来,便对金使了个眼色,也不理金伸出作挽留状的手,转身回去坐好。

格瑞在金身边坐下,金一扭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手里便被塞了一个件温暖的东西。是他的水杯。噢,格瑞刚刚不在是给他去灌热水了呀。

金捧着水杯,手一下子暖和了起来,眼睛不自觉地落在正在喝水的格瑞的唇上。于是思维理所当然地又转回了“亲吻”这件事情上。

我们是恋人,亲吻是很自然的,很自然的,金这样对自己说。但是一旦对上格瑞的视线,本来组织好的句子就不翼而飞了,感觉一旦说话,吐出来的都是奇怪的干巴巴的句子了。

金糊里糊涂的上了两节课,看着老师的板书,想着想着又想到了格瑞。

 

终于挨到下课,金和格瑞一起走出教室。

金有些憋不住,扯着书包带子,犹豫着开口:“格瑞……”

“嗯?”格瑞微微偏了偏头,从那个视角刚好可以看见金可爱的发旋。

“凯莉和我说,今天有可能会下雪,如果,如果下的话就是今年的初雪噢……”金没有抬头,手指别扭地绕着书包带。

“嗯。”格瑞应了一声,随手把金的围巾塞得更紧一点。

“……格瑞你听说过初雪的故事吗?”

“没有,怎么了?”

“就是说,初雪那天,恋人如果亲吻的话,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啦……

嘿嘿,格瑞你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不过格瑞你肯定不会在意这样少女的说法啦……”金鼓了一下嘴巴,不自觉地放慢了步子,暗道自己都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话。

 

格瑞感觉金声音越来越小,偏头发现他稍微落后了自己几步,便转过身站住。

金疑惑地抬头,“格瑞你怎么不走了呀?”

格瑞抬手按住金的肩膀,微微低头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那是一个很轻很轻的吻,如花落般温温柔柔地碰触一下,却给了两人如初春破冰的泉水一样奇异涌出的悸动。

格瑞很快抬起头,牵住金的手转身继续往前走。

雪花乘着风从高空飘散下来,开始是稀稀疏疏,又一点点变密,纷纷扬扬地占领整个世界。

 

“下雪了噢!”

“嗯,下雪了。”

 

 

 

金不知道的是,那时候,格瑞转身站定的时候,看到第一片雪花,打着转,降落在他的头上。

评论(2)

热度(48)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酒酿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