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周末:金的一天与格瑞的一天(下)

 

 

格瑞的场合:

 

 

事实上格瑞可以说是被冻醒的,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接近九点,隐约间一直感觉到有一小股风坚持着吹动他的头发丝,把他的脸颊吹的冰凉。


在这种天气里哪怕是漏进来一丝丝风也是十分让人受不了的。

白亮的光透过窗帘投到床上,驱散人的睡意。


格瑞掀开被子穿衣服,实际上保证了足够的睡眠后,就算是在周末格瑞也不会多睡几分钟。

他叠好被子,下楼梯的时候看见金的床铺,不自觉想到,如果是金,现在这个时候肯定还是是闭着眼睛缩成一团,不喊绝对不起来,喊了也嘟嘟囔囔地撒娇,祈求在温暖的被窝里多呆一会儿了吧。

 

格瑞把阳台上的门关拢,薄薄的天蓝色窗帘被迫停止了舞蹈,又重新安静地立在一旁。虽然隔绝了寒风,室内也不会因此温暖几分。


格瑞回到书桌前,摊开书本开始写作业。

格瑞的位子一如他本人一样条理清楚。边上柜子的第一层放课本和各类课外书籍,第二层则是生活类用品,小件的用牛皮纸盒分类装好放在一边,其他大件的则按照颜色放到另一边。桌面上只有一小盆芦荟、一只闹钟和一个奶牛纹饰的杯子。


说起来这个杯子还是去年格瑞生日的时候金送给他的,说是用来装牛奶刚好,特别适合格瑞。

芦荟也是金带回来的,“不觉得它和你的头发长得一模一样吗?”金眨巴着星星眼如是说。

 

解完最后一道题,格瑞放下笔伸了个懒腰,注意到书桌上小闹钟的指针从开始写到全部写完只转过去两小格。

 

才两个小时?格瑞有些惊讶地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奶,放回桌子上的时候咔哒声清晰可闻。

平时没写多久金就会拉长声音喊:“格瑞你在干什么啊?”有些时候写几行字,金就会扑过来压在他的肩膀上,根本没办法一口气写下来。


今天真的是顺利得过分了。

“金?”格瑞忍不住探头看了一下隔壁——空的?

 

……金,好像早上就出门了。

格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空出来的时间仿佛是从哪里偷来的,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

他走到玻璃门边,许是因为贴得太近,呼吸间在上面留下了白茫茫的痕迹,与温热的手掌摁过玻璃门后留下的一团隐约的白印连接在一块儿,模糊了外面的景色。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昨夜的雨已经停了,楼下的水泥地面干了一半,路上几乎没有几个行人。就算是有,也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只圆滚滚的球。

道路两旁的树也几乎全部都是光秃灰蒙的,偶尔有细枝上停了几只圆滚滚的鸟。

那些小家伙们也仿佛挨不住这么冷的天似的,时不时地抖动身上蓬松松的细绒羽,蹦来蹦去,活泼得紧。

 

格瑞把不断震动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看到屏幕上的信息一条接着一条地往外跳。他难得有耐心地一一回复过去。

 

 

【来比一场吧,格瑞!】

——不比。

【格瑞学长,能不能教我一下微积分,好难哦……】

——没有时间,你可以请教老师。

 


诸如此类的信息让格瑞兴致缺缺,如果耐心有进度条,那么现在肯定是在疯狂地往下掉。

格瑞正想关手机的时候,它却不甘寂寞地又跳出来一条信息。

 

【格瑞,帮我去AT广场边上取一下我之前定的材料好吗,我今天要盯一个实验走不开。

/拜托/拜托】

——好的老师。

 

 

格瑞把衣领竖起来,准备出门。

他意外地松了一口气,刚刚的烦躁被扫出大脑,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冷冰冰的寝室。

 

原先不是这样的,暑假的时候一个人在家里呆了两个月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为什么这次一个人的时候感觉时间格外漫长,好像独自走在没有终点的荒芜的小路上,莫名的心慌。


或许,没有经历过热烈的寂寞也就称不上是寂寞了吧。

 

太阳高挂在冷白的天空中,却仿佛冰箱里的灯泡,照在人的身上没有带来半丝热度,任由寒风嚣叫着占领这个地方。

枯焦的落叶们被风卷起,在空中打了个圈又轻飘飘地落到角落,挤成一团。


老师说的地方离寝室约莫三十分钟的路程,格瑞低头匆匆走着,打算取了东西便返回。

 

“哎,下下周就是圣诞节了,你男朋友有没有给你买礼物?”

格瑞身边走过一个女生,清脆的少女音带着揶揄飘进他的耳朵。

“不知道诶,他可能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另一个女生似乎不好意思地笑笑,举了举手中的袋子,“不过给他的礼物我已经买好啦!”

 

等格瑞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一家礼品店的门口,店员殷勤地为眼前难得遇见的优质帅哥拉开门,露出一个完美的职业微笑:“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格瑞面上不显,心里却悄悄生出一丝窘意,他之前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店——金和格瑞都不太擅长挑礼物,也从来没有送过对方礼物。

节日的时候两个人多数都是在一块儿的,一起去超市采购食材,回到家格瑞做饭,金打扫屋子就是最好的度过节日的方式了。

 

格瑞拎着一个袋子从店里走出来。

他最后挑了一条山羊绒的围巾,金之前不知道看了什么动画,一直念叨着要一条和男主角一样浅灰色围巾。格瑞摸了摸袋子里的围巾,柔软的触感入手温暖。

希望金会喜欢。

 

 

拿完资料,格瑞把它交给老师,回到来的时候天已经有点暗了。

格瑞以他5.0的视力保证,他看到的女寝门口的人是他发小没错了。

 

他背对着自己,对着身边的女孩子挥了挥手,又弯了弯腰似乎是做拜托状,就算是看不到也可以猜出来是怎样一副讨人喜欢的情状。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