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我知道你不知道的

 

 

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想让你知道,又怕你知道。

 

金与凯莉告别,转身往寝室走的时候,看到寝室楼下那个人披着一身暮光。


夕阳把他的半边身体映得发红,似乎想要为这个冰山似的人添上几分暖意,而他的另一边却笼在深沉灰暗的日暮阴云里,就连地上的影子也添了几分冷硬。


金忽然就想到了电影结局里经常出现的英雄,巨大的橙红色的落日前独自一人的深色剪影,脚底下踩着废墟,背对着站立,腰杆挺得笔直,瘦削的身体尖锐得仿佛能够劈裂天地,又仿佛柔弱得像一根稻草。

“格瑞!”

金说不出理由,只是单纯的见不得格瑞的那个样子,他遵从自己的想法把手卷成喇叭筒状朝那人喊了一声,又将手举起来用力地朝他挥了挥。

金偷偷地把一只手背在身后,用身体遮住装着围巾的纸袋。虽然礼物是给格瑞的,但是金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让格瑞发现它,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带给格瑞的猝不及防的惊喜。

格瑞看不太清金的表情。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样的笑容早就印在格瑞的脑海里。这是如太阳般温暖的笑意,一切滴滴答答氤氲成卷的悲伤的水迹,会在见到他的那个瞬间蒸干到无踪无极,烘出喷香的烤太阳味儿来。

金的笑容也如太阳一样,将其光芒无私地送给每一个人。格瑞从来都是知道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短短的,金走近的几分钟,纷乱的思绪便在格瑞的脑海里如风般呼啸着穿过。

并没有想象中如冰水浇身般的心灰意冷,只不过身体里的凶兽开始大张着欲望的嘴,叫嚣着、咆哮着不满足。


这只是一种空妄罢了,格瑞看着眼前人写满了喜悦的纯粹眼神,任思绪穿过大脑又飘散出去,将似乎从来不存在过的叹息压在心底。


“你今天也出去啦!”

金自然地搂了一下格瑞的肩膀,忽而仰起头叹道,“啊——格瑞,今天好冷啊,我都快冻僵了,快点快点,我们回去啦!”


或许,这样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格瑞垂下眼睫,如往常一样沉默着跟着金上楼。

不同的是,他今天习惯性地想要提过金手里的东西,却被金拒绝了。

“不重的格瑞,我自己拿就好了,反正也快到了。”

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缩手,将纸袋背到身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跨上台阶。

几乎跨完半层以后金才回过头,似乎想要补救一样挤出一个微笑,“格瑞你快一点啊!”

 



金一回到寝室就收拾衣服跑到浴室洗澡。

浴室里的金把自己浸透在热水里,捂住了自己的脸,热水淋过他的金发,淋过他柔软的肌肤,驱散了几乎渗到骨子里的冰冷寒意,更让金整个人的皮肤都泛出粉红色。

今天买到了满意的礼物真是太开心了,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格瑞收到礼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金觉得他肯定会特别高兴 ,这可是自己送给他的第一份正式的礼物。           

 


外边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天边最后一抹红也被深沉的黑色掩住。

格瑞把装着围巾的袋子仔细地放到衣柜的最深处,关掉座位上的台灯,默坐在位子上。


台灯的白光太刺眼了,痛。


同样的沉默里藏着不一样的心绪,半层楼,十级台阶,格瑞从未觉得有什么这么漫长,漫长到好像切断了什么。


儿时的小树苗努力地向上蹿着,渐渐地拔高,茂盛。他们自行修去了枝桠,沉默着,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