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你永远不知道惊喜和惊吓哪一个先来






“吱——”推门声划破了凝滞的空气,轻飘飘的水蒸气从狭窄的空间溢散出来,带着淡淡的洗发水的香气,湿润温暖地萦满了小小的房间。


格瑞与金住的这栋寝室楼算是整个校园公寓里最古老的一栋了,其他硬件设施说不上有什么大区别,门确实是明显老旧些的。


“格瑞你为什么不开灯呀?”


金啪的一声摁开墙壁上的开关,一边把天蓝色的毛巾搭在头顶上随意地擦了一把,一边走到位子上坐好。

平时微微上翘的金色的发梢如今乖顺地垂下,上面还悬着水珠,滴到肩膀上,晕开大大小小的水渍。

 

格瑞习惯性地站起来走到金的身边,撩起毛巾熟练地给他擦头发。力道不轻不重,舒服得金眯起眼睛,十分安心地把头往后仰,仿佛可以把整个人都交给身后的人。

 

金总是学不会如何迅速准确地把他头发里的水分擦掉,每次擦着擦着肩膀都会湿了一大块。不过后来他也没有必要学会了,因为有格瑞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格瑞在金洗完头以后就会很顺手地接过毛巾帮他擦头发。


真好,金在心里满足地感叹。


擦得半干的头发在低温的冬天触到脖子还是湿润冰凉得让人十分难受的,格瑞从手边的柜子里拿出吹风机,手指插入金依旧湿润的头发间撩动。

 

在夏天觉得十分干热的风,现在却觉得温暖适意。


水分乘着暖风渐渐离开,撩起的发丝被风吹动着从指缝间溜走,软软地划过掌心。

 

原先不带任何一丝其他想法的少年之间的互相帮助,现在因为一些隐秘的小心思而变得有些特别。


“咚咚——咚咚——”吹风机鼓噪的声音很好地掩饰了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来的不安分地心跳声。


再安静一些就被听见了,金小声嘟囔的一句,同样隐藏在鼓噪的空气里。

  

 

金收到凯莉发来的情书大全的压缩包后便细细研读,平时看专业书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的一半认真。


“噢——原来要这样啊,凯莉真厉害!”金恍然大悟,忍不住小声地感叹,情书也不难嘛。金瞬间文思泉涌,学着电脑上的范例动笔在纸上刷刷地写着溢美之词。

 

“金,上次我借给你的那本数学笔记给我看一下。”

 

正认真地埋头写着,金忽然听到格瑞的声音,心下一惊,迅速地合上电脑,把没写完的信和信封往桌上的课本里一夹,再翻出笔记递过去。


呼——还好这次反应快啊。金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等等,笔记本里好像夹了这次的期中考试卷,不及格的那张!

金心里的小人伏地痛哭,但是想要夺回试卷已经来不及了。

 

“金?”

格瑞已经翻开笔记本了,啊——他的眼神好像有点危险啊。


“呒——”不管怎样,金觉得必须赶快找个说法,完蛋了,格瑞好像要生气了,他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眯一下眼睛。


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个……格瑞……这次的题太难了嘛。”


格瑞盯着手上的试卷,眉头皱起来,然后将试卷一丝不苟地叠好,打算夹回笔记本里,“秋姐让我盯着你学习。”

 

“我有好好学的,”金辩解道,伸手去够格瑞手里的的试卷,“就这一次,不要告诉姐姐了行不行?”

格瑞没让他如愿,一抬手,金便够不着试卷,反而手肘落下来的时候还碰掉了桌上的课本。

 

课本掉在地上摊开,掉出一张信纸和一个信封来。

信封上贴着一颗鲜红色的爱心,表明了它的身份。

评论(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