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你的眼神里有光

 

 

两个人一时间愣在那里,身体仿佛被摁下了哪个开关,不能移动分毫。

浴室门缝里飘出来的白雾已经消散,无处寻踪,温暖蒸腾的空气盘旋半晌后逐渐冷却下来了。

 

“哟,金你终于开窍了呀?”斜上铺的室友盘腿坐着,一只手支着脸颊,勾起一边嘴角往下看。

再普通的话在他嘴里转了一圈总是微妙地生出一丝不怀好意,更何况这次本就是故意的调侃。

 

金的脸一下子染上了那颗爱心的颜色,他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把东西从地上捡起来捂进怀里,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格瑞逆着光站着,近距离站着的时候十二厘米的身高差忽然被放大,金觉得整个人都被笼在阴影里,再加上想象中的格瑞生气的样子顿时压力倍增。

格瑞生气和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但金体验过一次以后真的不想体验第二次了,上次还是两个人读中学的时候,金和隔壁的同学打架后虽然打赢了但是落得满身细碎的伤,整个人都灰扑扑的回到家里。

格瑞表面上没说什么,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还很温柔,可是接下来一个月,每天都吃的青菜白萝卜,不到十点钟就让他睡觉……

 

金小心翼翼地抬眸,瞄了格瑞一眼又立马低头。刚刚的匆忙一瞥下,金看见格瑞眯起的紫眸仿佛一个深潭,要将人吸进去。

 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动作间还差点碰倒身后的椅子。

是出于紧张还是害怕?那种时候金根本无从分析自己的想法,脑子还没有得出什么结论,身体却先行一步动了起来了。

 

椅子脚上的防滑套早已被磨平,猛地在地上摩擦后发出尖锐刺耳的呻吟,也仿佛在两个人心里重重地划了一道。

 

格瑞捏着笔记本的手指几乎发白,他阻止自己去想,却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翻出不久前见过的场景。

那个不久前才见过的,温暖的橙红色的夕阳下无比美好和谐的场景。

 

约会结束后女孩子露出无奈微愠的笑容,两个人靠得很近,女生柔顺的黑色长发在风中飘起,几缕发丝还触碰到了男孩子的金发。男生微微低头,不知道在胸前比划些什么,就这样站了好几分钟后才挥手告别,实在是依依不舍。

 

“大家都是成年人,害羞什么。”上铺的人打破了这种相顾无言的奇怪氛围,仿佛感到无趣,他扭回了头,施施然地换了一个姿势,翘起一条腿继续打他的游戏。

 

金分不出心思来与那人辩论是否害羞的问题,光是眼前的人就足以让他脑子当机了。


这简直比小时候发着烧还偷偷溜到冰箱前拿冰激凌被姐姐发现还刺激。金根本想不出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应对这样的场面。

 

“啊、啊不是……”

金想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像任何语言在这个时候都是苍白无助的,就好像无意间打到了落满了雪的树干上,什么都来不及做蓬松的雪便落下来的盖住头发,钻进衣领,被体温融化着淌下一路的凉。


外面突然亮起来的路灯光照向金,让他眼睛一酸,忍不住抿起嘴巴眨一下眼睛,湛蓝色的眸子水水润润有些可怜。

 

——真想让时间倒流。

 

“好了。”格瑞叹了一口气,把手放下来。试卷轻飘飘地在金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然后落在他的手里,“笨蛋,自己订正好,不会的再来问我。”

 

果然对这家伙是真的一点也狠不下心来。

 



附:

 

————当时是这个样子的————

“凯莉你怎么不走呀?”

“笨蛋,我头发卡你拉链里了,走近点。”

“噢。”

 

所以瑞哥真的是脑补过多嘛(爆笑)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