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我家镜子里生出一个神奇少年①

杂志社编辑瑞*镜子精金 
 
可以的话请小天使们留下评论叭(花式比心
 





格瑞家里有不少老物件,仿若从地里长出来一般钉在屋子的各个角落,从古至今不移动分毫。 
 
其中一面镜子摆在屋子里最显眼的地方,暗金色的复古边框,同色系的蔷薇花藤细致地缠绕着攀爬向上,围住中顶的盛放的金红的蔷薇花,花心处嵌了一颗红色的宝石,折射出亮晶晶的光。 
 
突起的地方有一点点掉漆,但其繁复华丽的花纹也彰显了其不菲的价值。 
 
镜子的四个角各有一枚小小的金色箭头把镜面扣住,漂亮异常。镜面光亮,丝毫不见划痕。 
 
要问是什么时候有的这面镜子,格瑞也说不上来。反正从他有记忆开始就一直摆在那里了。 
想来这面镜子的年纪怕是比格瑞自己还大得多。 
 
 
格瑞每天都会经过这面镜子很多次,有时候出门买东西,有时候去书房拿书,有时候刚洗完澡...... 
 
偌大的房子只他一人,格瑞便随心很多,人前从不解开的领口的扣子,在家里从未扣上过,偶尔还会解开更多。 
夏天的时候,更是喜欢穿着无袖的深蓝色背心和黑色短裤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不知道的是,这间房子里其实不是只他一人。 
 
 
镜子里面盘腿坐着一个金发少年,浮在半空支着下巴往外看。 
 
视线里的年轻人比起记忆里软呼呼粉嫩嫩的包子模样,身体像春日的柳枝一样抽长挺拔,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力量感。第一次穿西装更显得肩宽腿长,原本垂下的细软银发,现在总是微妙地翘起来,只能用黑色的发带将它们束起来。 
 
镜前人黛紫色眼眸里没有什么情感,在阳光下通透得恍若无机质。他动作利索地系好领带,拎上旁边的公文包就出门了。 
 
啊,睡了一觉醒来当年的小豆丁竟然已经这么大了! 
 
金发少年感叹道。 
他的声音也如他的外表一样清朗悦耳,如同春日破冰时的流水击到长了青苔的圆石上。 
 
他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他笃定他的声音是传不到外面的。 
 
窗外蝉鸣透过纱窗传到屋里,木纹地板上的扬尘飘到空中,飞舞盘旋,外面天空是碧蓝的,间或浮着几朵饱满的胖鼓鼓的云,深黑色的柏油马路被晒得冒烟,路边经过的小花狗也蔫巴巴地伸出了舌头,呜了一声跑走了。 
 
这滚烫的地面就连它的小肉垫也是吃不消的呢。 
 
金发少年的指尖搭在镜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发出无规律的清脆声响。 
 
出门吧! 
 
少年在脑海中做出一个决定,纤细的身形在镜子里闪现了一瞬,立马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的身影跳到对面的玻璃杯里,厨房刀叉反射出的银光间,出现在门前邮箱的侧面。 
 
一切的反光物体都可以成为他的容身之处。 
 
少年轻而易举地躲过大厦门口的安保人员。他其实不用躲,因为根本没有人能够看见他。但是他还是猫着腰在守门人交错的视线里从这扇玻璃门越到那扇玻璃门,享受着捉迷藏的乐趣。 
 
他要见的人正坐在大厦的十七层楼的办公室里,平直的黑框眼镜对着电脑屏幕,手边放着一杯咖啡,修长纤细的手指在电脑键盘快速地敲击,眨眼间打出一长段文字。 
 
格瑞其实并不喜欢咖啡的味道,如果让他选的话肯定不由分说地就选择牛奶了。 
 
只不过,一来办公室里不提供牛奶,只有白水茶咖啡,二来咖啡可以给他因为那帮糟心作者而纤弱无比的神经续一秒。 
 
少年呆在玻璃墙里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办公室,忽然和一个很是漂亮的女士对上了眼。 
他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理自己的意思,只是对着玻璃观察自己的口红。 
 
真是虚惊一场。 
 
 
 
 
少年跳跃着穿梭在道路两旁的玻璃展示柜间,追随着格瑞的步伐。 
 
路边时不时有小姐姐往橱窗的方向看,明明知道她们只是在看橱窗里的衣服或是纯粹就是为了照镜子,对上她们视线的时候,少年还是会生出一丝不好意思来。 
 
他把手撑在玻璃壁上,下一秒钟,手指穿过了镜面接触到了外面的空气。 
 
该怎样形容呢,灼热的气息通过那指尖一隅汹涌奔腾着进入少年的身体,周转一周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反而越来越猖狂。 
 
隔过玻璃的声音和直接听到的完全不一样,车流,人流,商店门口的广告,各种各样的声音直接地击中了少年的耳朵。 
 
好奇怪啊,少年发现自己站在大街上,路过的人群驻足打量,指指点点,小声交流。 
 
“哎,你们看他的衣服,是不是附近出演戏剧的呀?” 
 
“长得也太可爱了吧!!皮肤超级白!” 
 
少年有些无措,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了旁边白发青年的衣服下摆,“格瑞,怎么回事啊?!” 
 
少年仿佛被遗弃的狗狗,瞪着湿漉漉的湛蓝色眼镜仰头看着白发青年。 
 
怎么回事? 
格瑞感觉世界一点玄幻,小说界最畅销的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或许真的有人会这么写,但是真的会这样发生吗?! 
......话说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 
 
 
长长的一段话从格瑞的发顶刷到脚底心,但是没有从他的面上显出分毫。 
 
当务之急应该是避免骚动吧,少年心里转了一圈,拉着青年的手便冲向人群。 
 
人群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划开一般,被整齐地划成两道。 
 
“我叫金!” 
少年的声音乘着风从前面传来。清楚明晰地穿进他的耳朵里。相牵着的温热的掌心奇异的没有给格瑞任何不悦排斥的感觉,反而契合无比,仿佛认识了很久,本该如此似的。 
 
无需自我介绍,名叫金的少年回头笑了笑,开口说:“格瑞,我知道你!不瞒你说,我们其实认识很久了!” 
 
 
 
这一天,名为金的少年与格瑞以一种非常神奇的方式,相遇了。

评论(8)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