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我家镜子里生出一个神奇少年②

是杂志社编辑瑞*镜子精金

感谢喜欢的天使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如果有评论我会很开心哒!(星星眼)


前文:




格瑞看着金以一种格外熟练的姿态穿梭在自己家里。

虽然很多年没有醒来,但是大部分东西都没有任何变化呢。金身上穿着的黑底金纹的衣服宽大轻薄,袖子被少年随意地挽到手肘,露出一节白皙的小臂。

他熟门熟路地绕过地上所有隐蔽的被报纸盖住的坑洞和可能绊倒人的突出物件,行动间衣摆如流云拂过,袍角坠着的精致流苏摇曳摆动,挂着的一个小小箭头里的金属小球滚动间发出清脆的声响。

金完全没有手贱去碰门边一触即倒的高大盔甲,也没有勾到墙边带刺的干花枝,轻巧地从极其不引人瞩目的侧柜里掏出一个木质托盘,后退两步从旁边的玻璃展柜里拿出一对圆肚雕花玻璃杯,向右转半圈找到低矮的冰箱然后半跪着拉开冰箱门——冰箱里面除了几样简单的食材以外全都是盒装的牛奶,足以见得主人家对牛奶是多么喜爱。

金在托盘上的杯子里倒满牛奶,还顺手给自己的那杯加了几块薄荷冰块。然后……坐在沙发上乖巧地眨巴着湛蓝色的眼睛喝牛奶。

 

啊,好舒服——

冰冰凉的牛奶,因为冰块的稀释多了一份清爽的口感,滑入干渴的口腔,纾解了刚才的一身燥火,嵌了一枚薄荷叶的透明冰块在乳白色的液体里沉浮,煞是好看。

金早就想尝试一下冰牛奶再加薄荷冰块的感觉了。

格瑞倒是从来只喝纯的牛奶,不加冰也不加糖。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格瑞揉了揉眉心,看着眼前把自己大半个身子都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的少年,在心里又叹了一口气。

这样就行了吧。

 

 

“我一直都是住在这里的啊!”

金的脸颊鼓鼓的,语气里满是理直气壮,他缩在沙发里窝成一小团,黑色的衣袍把他整个人都裹住,但是因为他随意的坐姿翻起一块,露出白生生的肌肤。金板着手指说:“是要证据吧,哼哼,我可不仅仅知道你是格瑞哦!我还知道——你五岁的时候因为把最喜欢的奶牛摆件弄到沙发底下以为它永远出不来了就躲起来一个人哭了半天,十岁的时候因为被转学生抢去了第一名的成绩而刻苦学习到半夜,十五岁的时候.....呜?”

 

虽然知道这里没有第三个人听见,应该没有吧,看到眼前的少年凭空出现在街头后又说出这样的一段应该不可能有别人知道的话,格瑞觉得自己不应该轻易地得出这个结论。

 

总而言之不管怎么说,他实在不是很想听金用这种无辜正直又元气十足的语气继续说自己这么羞耻的回忆了。

即使他知道金根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普通地叙述事实罢了。

 

他的大脑还没得出解决方案,手却先一步伸了出去,捂住金的嘴巴。

手上是柔软细腻的触感,手指接触到的地方没有用力便微微凹陷。金的脸颊真软啊,想让人忍不住蹭一下。格瑞的脑海里不合时宜地闪过这个念头。

 

 

眼前的少年因为突然被捂住嘴而惊讶地瞪大眼睛,太过靠近的姿势让他脸颊瞬间染上绯红,身体忍不住往后靠了靠,双手因为还捧着杯子而不敢大幅度挣扎,唔唔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应该是刚刚喝过牛奶的缘故,格瑞感觉到掌心有一处温度略低,少年说话间嘴唇嘟起又扁下,软软地在他的手掌心蹭来蹭去。

格瑞捂住了一瞬便松开手,放过了身下可怜的少年。

他不习惯和别人肢体有任何接触,更何况是触到嘴唇这样亲密的地方,虽然只是用手。倒不是因为洁癖什么的——虽然确实是有一点——之前都刻意避免了与别人的接触,今天却罕见地卸下了平时的习惯。是因为在自己家里就忘记了吗,格瑞想不出原因。

只是,这样的接触总会给人一种异样亲昵的错觉。

 

格瑞把手背到身后,手指悄悄地蜷起,没有丝毫不悦的感觉,只是心脏比之前跳动得快了几拍。他干咳一声,掩饰空气中弥漫着说不出来的尴尬。

“我知道了。”

 

格瑞走向玄关,金很是好奇地跟过去,手撑在膝盖上半蹲着看向格瑞,完全没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金看着格瑞旁边博物柜上的蟾蜍嘴里摸出一把旧钥匙,顿了一瞬又蹲下身体,打开下边柜子上的锁,从最底下的一格掏出一把小鸡毛掸子和一串钥匙。

锁和现代常见的不同,式样很是古老。长条形的暗金色,锁身类似汉字“凹”被拉长的形状,上面被雕刻出各种各样的艳丽花朵,“凹”字突出的两端被一条细长的棍连着,棍身穿过柜门上的两个铜环。连着铜环与柜门的是一枚很精细的花蒂,上面的每一丝纹路都很清楚地被刻出来了。

 

“上楼左转第二间房间。”格瑞从那串钥匙上拆下一把,和小掸子一起递给金,然后重新关上柜子,把它锁好。关上的时候柜子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音,宣告着它已经不年轻的事实。

 

“噢!”金很是好奇地接过,举在眼前翻来覆去地看。他忍不住想,呆在这栋房子里这么久——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睡觉——也没看到过这个柜子打开呢。不过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嘛。

 

“那我上去啦格瑞!”金起身奔向楼梯,蹬蹬地就消失在拐角处,空气中只浮动着淡淡的甜香。

 

格瑞不自觉地抬起手摁了摁眉心,刚刚做的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

不过好像也没办法更改了呢。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