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我家镜子里生出一个神奇少年③

杂志社编辑瑞*镜子精金的设定


前文: 




金兴冲冲地跑房门前,古旧的木门上的红漆皮掉了大半,斑驳着竟然也给人一种莫名的美丽的感觉。锁着门的也是一把古旧的长条形的锁,锁芯有点旧,金试了三次才成功地把钥匙插进去。

咔嚓。

“噢——打开了!”

金推门进去,扬起的尘土兴奋地在空中舞动,让金忍不住抬手捂住嘴巴,眯起眼睛才能勉强看清屋里的全貌。鞋子沿路留下一串深色的脚印,鞋面上却奇怪的没有沾上一点灰。视野里的东西全都被铺上了白色的塑料布,上面积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厚灰。

金小心地掀开塑料布,把它们叠好放到一边。

 

窗外的太阳快要沉到地平线底下,只留一线微弱而朦胧的光。太暗了呢,金摸索着打开墙上的开关。

啪——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灯泡,但是放出的暖黄色的光线却那么明亮温暖,瞬间占领了这片空间,屋内的东西豁然开朗了。

 

床和整栋屋子的风格一样,也是古典样式的,高度大概到金的膝盖那里,黑色的木头框架,大概是樱桃木?金有一些不确定,辨认木头种类对金来说有点困难。深棕色的棕榈丝制成的支撑网看起来有一种扎手的感觉,摸起来也确实如此,刺刺的。

 

金托着脸环顾一周,忽然发现门口的地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叠好的被子和褥子,被子上面印着深蓝色的条纹,一看就很有格瑞的风格。

 

金开心地把它抱起来,鼻尖充盈着浅浅的薄荷味道,还有太阳的味道。少年弯着腰仔细地把被褥铺好,试着坐上去,感觉软乎乎的。真开心,金整个人都向后躺倒,卷着被子滚成一团。金从来都没有体验过在人类的床上睡觉,但是意外地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觉得很好。才怪。缩在被子里,金感觉越来越热,脑袋上不久便沁出一层薄汗。

 

“咚咚——”格瑞敲了敲门,看到床上只露出一个金色脑袋的少年,“去吃饭了。”

“噢!”少年应了一声,想着正要从被子里钻出来呢。金左右翻滚,不知道为什么,被子竟然也一点没有散开。

这被子卷意外的牢固呢。

 

“格瑞————”少年挣扎半刻还是放弃,抬起脸可怜巴巴地呼唤门边穿着围裙,头发因为煮饭而微微汗湿的银发青年,漂亮的湛蓝色的眼睛里仿佛下一秒便会溢满水雾。

 

就知道会这样。

格瑞扶着门的指尖无奈地点了点门板,走进去把那可怜的金团子从被子里解放出来。

金站在地板上,伸展手臂,有蹬了蹬腿,手指捏住领口的衣服抖了抖,长时间捂在被子里让他感觉有点热了,即使是夏天的薄被子。从格瑞的角度可以看见少年脖颈上的汗珠一路淌进大开的领口,滑过透着粉红色的胸膛。

他转身往外走,“好了就下来吃饭。”对了,忘记把凉席给他了。

 

听到吃的,金的眼神就变了,仿佛kilakila的冒着小星星,他甚至忘记穿上床边脱下的短靴便踩着欢快地步子下楼。

“耶——吃饭啦!” 

满心都是食物的金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青年有些红的耳朵尖。

 

以前用来吃饭的八仙桌被摆在角落里,上面堆着的东西被盖在白色的蕾丝布下面,隐约可见其摆放整齐的形状。看起来也是很久没有动过的样子,想来是因为格瑞平时都一个人在家里,也用不着这么大的桌子吧。

 

说起来,金虽然之前都待在镜子里,只是窥得一二格瑞的生活,从未体验过吃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却一直对这件事有种无法言说的强烈渴求。原因无他,饭桌上的菜,真的真的太诱人了呀。

前几天金还半睡半醒,意识不太清楚的时候,几乎不太记得事情。而这所剩无几的记忆几乎被格瑞饭桌上的菜堆满了。

让他想想,前几天格瑞好像特别忙的时候,就只做了一份普通的咖喱饭,可是那微深粘稠的汤汁铺盖在雪白的米粒上面,金黄色的土豆块和橙红色的胡萝卜块偶尔探出半个头来,真的是漂亮极了。

 

金伸出手指捏了个诀,就闻一下味道。鼻子轻嗅一下,便捕捉到了香浓的咖喱味道,哇——

要是,可以吃一口该多好。金第一次产生了这个念头。

 

金一边想一边蹦跳着走到已经摆好几盘菜的小桌板旁,坐好。

桌上三个白底印蓝花的瓷盘里分别盛有金黄细长的酸辣土豆丝,碧色的蒜末炒小油麦菜以及看起来亮晶晶的,糖色十分漂亮诱人的糖醋排骨,旁边还有一小碟酱菜。

 

格瑞端着两碗饭准备从厨房里出来,或许是因为厨房太热了,格瑞整个人被笼在暖黄色的光晕里,厨房里升腾的白色蒸汽让他看起来面目不太清晰,不过可以看得见额头脖颈上的汗珠。格瑞稍长的鬓角已经被打湿,黏成细长的一束。

 

格瑞把碗放到金的面前,看他捏着筷子,无措而迷茫的小表情,便伸手握住筷子示范给金看。

“金,这样握筷子。”

金照着格瑞的样子握筷子,细长的筷子在格瑞的手里乖顺得不行,到了自己手里却活泼得像只疯兔子,怎么也并不拢,或者,并拢以后打不开。

“要用中指抵着这个地方作支点。”格瑞斜了斜手,示范着活动筷子给金看。

“知道啦!”金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就差拍着胸脯说一句【看我的吧。】

筷子尖颤巍巍却非常成功地夹起一块排骨放到碗里,牵起的酱汁细长又晶莹反光,落到米粒上又浸润下去。

“耶!”

金兴奋地抬了抬脚,没有穿鞋的小脚丫踢到了格瑞的小腿,软软嫩嫩的脚趾触到了温热的肌肤,金下意识地把脚一缩,双手合十,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真的是超级好吃!”

金瞬间把刚才的小插曲抛到脑后,嘴边还沾了酱汁,由衷赞美道。金掌握这项技能非常快,两双筷子在菜之间移动,不多话,只是低头扒饭。金和格瑞两个人很快就把盘子吃得只剩下残渣和浅色的汤水。

“太满足了!”金拍了拍吃得滚圆的肚子,“格瑞你好厉害啊!”

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方面夸赞(因为从不请人回家也没什么朋友w),做饭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和一点小兴趣的青年端着碗的步子意外地顿了顿,回头正想说些什么,便看到地上灰扑扑的脚印和金动来动去的小脚丫。

他竟然还把灰色的脚底板翘起来了。

 

刚刚想说的话被格瑞忘了个精光,开口道:“去洗个澡,金。”

 

格瑞把碗放到水槽里,从衣帽间里很快地找出中学时期穿过的体恤衫和短裤,内衣什么的拆一包新的就好了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个小鬼洗干净。



请投喂评论叭(伸手)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