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情书


是双向暗恋的瑞金学pa ,之前一边思考一边写的时候一点一点发,现在觉得分这么多次发读者看起来也不是很方便,自己最后做汇总也不方便。就是因为你懒得做链接

顺便取了个名字,我真的不会取名字(哭),大概万字一发完,方便没有看过的读者,看过的可以略过。


希望所有三党老师都可以学习顺利,考出理想的成绩,等你们肥来w


欢迎喂食评论。



以下正文。 

 




1.所有以“我有一个朋友”开头的问句其实内容都是指他自己。

 

 

暗恋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就像盛夏的冰可乐,晶莹的泡咕嘟嘟的,很小很小,在一片黑暗里,从底部开始挣扎着上升,艰难地穿越冰凉的液体,最终接触到空气,绽开一朵小花,发出无人知晓的“噗”的一声,将片刻的喜悦收拢埋藏,独自分享。

 

“雷德,我有一个朋友,那个……他有一个发小,特别好的那种,然后呢,他发现自己最近对那个发小的行为特别关注……呃……怎么说,就是一直想跟着那个发小一起,然后他看到发小给别的女生讲题会感觉心里不舒服,特别别扭——是怎么回事啊?”金转过身子,捧着脸趴在雷德的桌子上,歪着头吞吞吐吐地问道。

 

雷德是一个恋爱专家,专解各种恋爱方面疑难杂症,从根源消除你的恋爱烦恼,总之,有恋爱方面的疑惑,问雷德准没错——BY不知名的同班同学。

 

雷德转了一下手中的笔,随即在纸上画了一颗爱心穿着一支箭,拿起来指着给金看,

“很明显啊,你朋友喜欢那个发小呗。”

“啊——是这样啊!”金明显大吃一惊,支起身子,“那,你觉得我那个朋友该怎么办啊?”

“你让你那个朋友给他发小写一封情书吧,这么珍贵的心意当然要好-好表达出来才行呢!”雷德笑眯眯地凑近,“或许会有惊喜噢!”

 

金用铅笔戳着眼前的草稿本,漫不经心地画着圆圈。

今天是金发现自己喜欢格瑞的第二天,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给格瑞写一封情书。

 

过了半个小时,他把面前的第六张情书草稿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里。

啊,完全不会写嘛,这样的情书被格瑞看到肯定会被笑话死的,怎么办怎么办,问雷德?不行不行,感觉这不像是一个应该替朋友问的问题啊!

金抓了抓头发,咬着笔杆子盯住面前的纸,仿佛它能自动填满一份完美的情书一样。

 

“对了!”金握拳往左手掌心敲了一下,“要不问一下凯莉?”

金下课去便利店的时候特意买了一根棒棒糖,放在前排的女孩子的桌子上。

趁格瑞不在,连忙拍了拍前桌的肩膀,“诶,凯莉!”

女生撕开棒棒糖纸,把糖塞进嘴巴里,回头道:“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啊?”

“嘿嘿,被你发现了啊”金眨巴着眼睛,“就是想问你,情书该怎么写啊?”

“情书?”女生转了转眼睛,好奇地问,“你要写情书?写给谁啊?”这呆小子都要写情书了,呵,叫格瑞慢吞吞慢吞吞,这下还不得哭死。

 

“给格瑞啊!”金理所当然地说。

“……”

 

凯莉咬碎嘴巴里的棒棒糖。

 

“好吧,我教你怎么写情书,不过,作为回报,这周末你陪我去买东西。”

“没问题凯莉!”

 

 

 

 

 

2.周末:金的一天与格瑞的一天(上)

 

 

盥洗室里传来轻微的洗漱的声音,虽然厚厚的木门板把大部分的杂音都隔绝开来,格瑞只能听见金放轻动作后漏出来的一两点声响。

昨晚格瑞因为赶一个部门任务,到很晚才关灯睡觉,现在还带有难以拒绝的睡意。水流声灌到杯子里的声音似有若无,格瑞揉揉眼睛,抱着被子半坐起来,将窗帘拉开一道缝,借着窗外的光眯眼看清腕上的表,七点零五分。

 

……金?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格瑞的思绪清楚了片刻又混沌起来,他打了个哈欠,感觉到有人拉了拉他的被子。

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盥洗室里出来,站到格瑞的床边,扭身确认其他室友仍在熟睡后,转回来仰起头用气音小声说:“格瑞,我今天有点事情要先出门啦,大概下午晚饭前回来,诶嘿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你昨天晚上这么晚睡,再加上外面这么冷,今天就不要起来锻炼了,再睡一会儿吧!”金说着拉上窗帘,双手合十,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

 

“你不起来我也会醒的。”格瑞心想,点了点头。

“睡啊。”格瑞在金的注视下慢吞吞地缩回了被子里。听到轻微的咔哒声后,屋子里的一线光也消失了,黑暗把格瑞又拉入了睡梦。

 

 

 

金的场合:

 

女孩子出门前说等一会儿真的就是一小会儿嘛。

“凯莉,我到你宿舍楼下了噢!”

【等我一下,我马上就下来了。】

“你下来了吗?”

“凯莉,已经八点半了噢!”

 

金跺跺脚,看着手机屏幕的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不由得担心,凯莉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冷风从来不会顾及人类的感受,嬉闹着钻过衣服的各个缝隙,金抱紧自己蹦了蹦,终于看见凯莉安安全全完完整整地从门口走出来。

金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啊。

“凯莉你终于出来啦,我们不是说好八点钟集合吗?”金冻得声音都有些抖,忍不住把头上的帽檐压低,疑惑地问道。

该不会是我记错了吧。

 

“等候凯莉小姐是你的荣幸。”凯莉瞥了一眼金冻得通红的脸,抬手卷了卷鬓边的头发,向金招了招手。

不会和楼下阿姨说一声进去等吗……这个傻子。

“噢!”金连忙赶上去,看着凯莉的腿不禁心生敬畏,能在这种天气里穿短裙和及膝袜的女孩子真的是勇士呢。金把手揣进羽绒服的兜里,由衷感叹道。

 

金感觉脚底发酸,左右手都提满了东西,刚刚他明明只弯腰歇了一瞬,凯莉便往前走了好远。怎么感觉凯莉走得比格瑞还快。

金连忙直起身子跟在凯莉后面喊:“呼——凯莉你等等我嘛!”

金气喘吁吁地在店门口追上了凯莉,金的脸颊被风吹得愈发红得厉害,说:“凯莉你太厉害了,都不感觉到累的吗?”

凯莉扭头看了一眼金,叹了一口气:“算啦,今天这是最后一家了,逛完这一家就回去了。”

“噢……噢!”金点点头,“那我在门口等你吧!”

“进来等吧。”被冷风吹得还不够吗,“圣诞节快到了,你不是要表白嘛,顺便给格瑞挑件礼物?”

“对噢!”金跟着凯莉走进店里,“可是……”金看看满手的纸袋,有些为难。

“放地上就好了。”

金揉了揉手,他第一次进这种每个角落都写满了软乎乎的少女气息的店,束手束脚地什么都不敢碰,又好奇得什么都想拿起来看一下。

“您是第一次来吧。”店员小姐姐带着了然的笑容,“是打算买礼物送给女朋友吗?”

“不不不是的,是送给男生的圣诞礼物。”金摆着手否认,还好脸已经被刚刚的风吹红了,没能显出端倪。

“您想送他什么类型的礼物呢?”店员的笑容未减半分,甚至仿佛更加灿烂。

“实用一点的吧。”金想了想,感觉格瑞身上基本上除了黑白灰没见过什么别的颜色,想象了一下店内软噗噗的少女粉便忍不住抖了抖,甩出脑内不合实际的想法。

金补充了一句:“不要太花哨。”

“您可以考虑一下围巾。”店员表示了解,往前走了几步,执起墙上挂着的围巾的一角,“这款焦糖色是时下比较流行的,很适合冬天。”

金几乎是一眼相中了这条围巾,“请替我包起来吧。”

 

希望格瑞会喜欢。

 

 

 

 

3.周末:金的一天与格瑞的一天(下)

 

格瑞的场合:

 

 

事实上格瑞可以说是被冻醒的,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接近九点,隐约间一直感觉到有一小股风坚持着吹动他的头发丝,把他的脸颊吹的冰凉。在这种天气里哪怕是漏进来一丝丝风也是十分让人受不了的。

 

白亮的光透过窗帘投到床上,驱散人的睡意。格瑞掀开被子穿衣服,实际上保证了足够的睡眠后,就算是在周末格瑞也不会多睡几分钟。他叠好被子,下楼梯的时候看见金的床铺,不自觉想到,如果是金,现在这个时候肯定还是是闭着眼睛缩成一团,不喊绝对不起来,喊了也嘟嘟囔囔地撒娇,祈求在温暖的被窝里多呆一会儿了吧。

 

格瑞把阳台上的门关拢,薄薄的天蓝色窗帘被迫停止了舞蹈,又重新安静地立在一旁。虽然隔绝了寒风,室内也不会因此温暖几分。格瑞回到书桌前,摊开书本开始写作业。

格瑞的位子一如他本人一样条理清楚。边上柜子的第一层放课本和各类课外书籍,第二层则是生活类用品,小件的用牛皮纸盒分类装好放在一边,其他大件的则按照颜色放到另一边。桌面上只有一小盆芦荟、一只闹钟和一个奶牛纹饰的杯子。

 

说起来这个杯子还是去年格瑞生日的时候金送给他的,说是用来装牛奶刚好,特别适合格瑞。芦荟也是金带回来的,“不觉得它和你的头发长得一模一样吗?”金眨巴着星星眼如是说。

 

解完最后一道题,格瑞放下笔伸了个懒腰,注意到书桌上小闹钟的指针从开始写到全部写完只转过去两小格。

 

才两个小时?格瑞有些惊讶地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奶,放回桌子上的时候咔哒声清晰可闻。

平时没写多久金就会拉长声音喊:“格瑞你在干什么啊?”有些时候写几行字,金就会扑过来压在他的肩膀上,根本没办法一口气写下来。

今天真的是顺利得过分了。

“金?”格瑞忍不住探头看了一下隔壁——空的?

 

……金,好像早上就出门了。

格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空出来的时间仿佛是从哪里偷来的,格瑞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他走到玻璃门边,许是因为贴得太近,呼吸间在上面留下了白茫茫的痕迹,与温热的手掌摁过玻璃门后留下的一团隐约的白印连接在一块儿,模糊了外面的景色。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昨夜的雨已经停了,楼下的水泥地面干了一半,路上几乎没有几个行人。就算是有,也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只圆滚滚的球。

道路两旁的树也几乎全部都是光秃灰蒙的,偶尔有细枝上停了几只圆滚滚的鸟。那些小家伙们也仿佛挨不住这么冷的天似的,时不时地抖动身上蓬松松的细绒羽,蹦来蹦去,活泼得紧。

 

格瑞把不断震动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看到屏幕上的信息一条接着一条地往外跳。他难得有耐心地一一回复过去。

 

 

【来比一场吧,格瑞!】

——不比。

【格瑞学长,能不能教我一下微积分,好难哦……】

——没有时间,你可以请教老师。

 

诸如此类的信息让格瑞兴致缺缺,如果耐心有进度条,那么现在肯定是在疯狂地往下掉。格瑞正想关手机的时候,它却不甘寂寞地又跳出来一条信息。

 

【格瑞,帮我去AT广场边上取一下我之前定的材料好吗,我今天要盯一个实验走不开。

/拜托/拜托】

——好的老师。

 

 

格瑞把衣领竖起来,准备出门。他意外地松了一口气,刚刚的烦躁被扫出大脑,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冷冰冰的寝室。

 

原先不是这样的,暑假的时候一个人在家里呆了两个月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为什么这次一个人的时候感觉时间格外漫长,好像独自走在没有终点的荒芜的小路上,莫名的心慌。

或许,没有经历过热烈的寂寞也就称不上是寂寞了吧。

 

太阳高挂在冷白的天空中,却仿佛冰箱里的灯泡,照在人的身上没有带来半丝热度,任由寒风嚣叫着占领这个地方。枯焦的落叶们被风卷起,在空中打了个圈又轻飘飘地落到角落,挤成一团。

老师说的地方离寝室约莫三十分钟的路程,格瑞低头匆匆走着,打算取了东西便返回。

 

“哎,下下周就是圣诞节了,你男朋友有没有给你买礼物?”

格瑞身边走过一个女生,清脆的少女音带着揶揄飘进他的耳朵。

“不知道诶,他可能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另一个女生似乎不好意思地笑笑,举了举手中的袋子,“不过给他的礼物我已经买好啦!”

 

等格瑞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一家礼品店的门口,店员殷勤地为眼前难得遇见的优质帅哥拉开门,露出一个完美的职业微笑:“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格瑞面上不显,心里却悄悄生出一丝窘意,他之前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店——金和格瑞都不太擅长挑礼物,也从来没有送过对方礼物。节日的时候两个人多数都是在一块儿的,一起去超市采购食材,回到家格瑞做饭,金打扫屋子就是最好的度过节日的方式了。

 

格瑞拎着一个袋子从店里走出来。他最后挑了一条山羊绒的围巾,金之前不知道看了什么动画,一直念叨着要一条和男主角一样浅灰色围巾。格瑞摸了摸袋子里的围巾,柔软的触感入手温暖。

希望金会喜欢。

 

 

拿完资料,格瑞把它交给老师,回到来的时候天已经有点暗了。

格瑞以他5.0的视力保证,他看到的女寝门口的人是他发小没错了。

 

他背对着自己,对着身边的女孩子挥了挥手,又弯了弯腰似乎是做拜托状,就算是看不到也可以猜出来是怎样一副讨人喜欢的情状。

 

 

 

 

 

4.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想让你知道,又怕你知道。

 

 

 

金与凯莉告别,转身往寝室走的时候,看到寝室楼下那个人披着一身暮光。夕阳把他的半边身体映得发红,似乎想要为这个冰山似的人添上几分暖意,而他的另一边却笼在深沉灰暗的日暮阴云里,就连地上的影子也添了几分冷硬。

金忽然就想到了电影结局里经常出现的英雄,巨大的橙红色的落日前独自一人的深色剪影,脚底下踩着废墟,背对着站立,腰杆挺得笔直,瘦削的身体尖锐得仿佛能够劈裂天地,又仿佛柔弱得像一根稻草。

“格瑞!”

金说不出理由,只是单纯的见不得格瑞的那个样子,他遵从自己的想法把手卷成喇叭筒状朝那人喊了一声,又将手举起来用力地朝他挥了挥。金偷偷地把一只手背在身后,用身体遮住装着围巾的纸袋。虽然礼物是给格瑞的,但是金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让格瑞发现它,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带给格瑞的猝不及防的惊喜。

格瑞看不太清金的表情。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样的笑容早就印在格瑞的脑海里。这是如太阳般温暖的笑意,一切滴滴答答氤氲成卷的悲伤的水迹,会在见到他的那个瞬间蒸干到无踪无极,烘出喷香的烤太阳味儿来。金的笑容也如太阳一样,将其光芒无私地送给每一个人。

格瑞从来都是知道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短短的,金走近的几分钟,纷乱的思绪便在格瑞的脑海里如风般呼啸着穿过,并没有想象中如冰水浇身般的心灰意冷,只不过身体里的凶兽开始大张着欲望的嘴,叫嚣着、咆哮着不满足。

这只是一种空妄罢了,格瑞看着眼前人写满了喜悦的纯粹眼神,任思绪穿过大脑又飘散出去,将似乎从来不存在过的叹息压在心底。

“你今天也出去啦!”金自然地搂了一下格瑞的肩膀,忽而仰起头叹道,“啊——格瑞,今天好冷啊,我都快冻僵了,快点快点,我们回去啦!”

或许,这样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格瑞垂下眼睫,如往常一样沉默着跟着金上楼。不同的是,他今天习惯性地想要提过金手里的东西,却被金拒绝了。

“不重的格瑞,我自己拿就好了,反正也快到了。”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缩手,将纸袋背到身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跨上台阶。几乎跨完半层以后金才回过头,似乎想要补救一样挤出一个微笑,“格瑞你快一点啊!”

 

金一回到寝室就收拾衣服跑到浴室洗澡。

浴室里的金把自己浸透在热水里,捂住了自己的脸,热水淋过他的金发,淋过他柔软的肌肤,驱散了几乎渗到骨子里的冰冷寒意,更让金整个人的皮肤都泛出粉红色,今天买到了满意的礼物真是太开心了,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格瑞收到礼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金觉得他肯定会特别高兴,这可是自己送给他的第一份正式的礼物。           

 

外边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天边最后一抹红也被深沉的黑色掩住。格瑞把装着围巾的袋子仔细地放到衣柜的最深处,关掉座位上的台灯,默坐在位子上。

台灯的白光太刺眼了,痛。

同样的沉默里藏着不一样的心绪,半层楼,十级台阶,格瑞从未觉得有什么这么漫长,漫长到好像切断了什么。儿时的小树苗努力地向上蹿着,渐渐地拔高,茂盛。他们自行修去了枝桠,沉默着,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5.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惊喜哪一个先来

 

 

“吱——”推门声划破了凝滞的空气,轻飘飘的水蒸气从狭窄的空间溢散出来,带着淡淡的洗发水的香气,湿润温暖地萦满了小小的房间。

格瑞与金住的这栋寝室楼算是整个校园公寓里最古老的一栋了,其他硬件设施说不上有什么大区别,门确实是明显老旧些的。

“格瑞你为什么不开灯呀?”

金啪的一声摁开墙壁上的开关,一边把天蓝色的毛巾搭在头顶上随意地擦了一把,一边走到位子上坐好。平时微微上翘的金色的发梢如今乖顺地垂下,上面还悬着水珠,滴到肩膀上,晕开大大小小的水渍。

 

格瑞习惯性地站起来走到金的身边,撩起毛巾熟练地给他擦头发。力道不轻不重,舒服得金眯起眼睛,十分安心地把头往后仰,仿佛可以把整个人都交给身后的人。

 

金总是学不会如何迅速准确地把他头发里的水分擦掉,每次擦着擦着肩膀都会湿了一大块。不过后来他也没有必要学会了,因为有格瑞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格瑞在金洗完头以后就会很顺手地接过毛巾帮他擦头发。

真好,金在心里满足地感叹。

擦得半干的头发在低温的冬天触到脖子还是湿润冰凉得让人十分难受的,格瑞从手边的柜子里拿出吹风机,手指插入金依旧湿润的头发间撩动。

 

在夏天觉得十分干热的风,现在却觉得温暖适意。

水分乘着暖风渐渐离开,撩起的发丝被风吹动着从指缝间溜走,软软地划过掌心。

 

原先不带任何一丝其他想法的少年之间的互相帮助,现在因为一些隐秘的小心思而变得有些特别。

“咚咚——咚咚——”吹风机鼓噪的声音很好地掩饰了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来的不安分地心跳声。

再安静一些就被听见了,金小声嘟囔的一句,同样隐藏在鼓噪的空气里。

  

 

金收到凯莉发来的情书大全的压缩包后便细细研读,平时看专业书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的一半认真。

“噢——原来要这样啊,凯莉真厉害!”金恍然大悟,忍不住小声地感叹,情书也不难嘛。金瞬间文思泉涌,学着电脑上的范例动笔在纸上刷刷地写着溢美之词。

 

“金,上次我借给你的那本数学笔记给我看一下。”

 

金正认真地埋头写着,忽然听到格瑞的声音,心下一惊,迅速地合上电脑,把没写完的信和信封往桌上的课本里一夹,再翻出笔记递过去。

呼——还好这次反应快啊。金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等等,笔记本里好像夹了这次的期中考试卷,不及格的那张!金心里的小人伏地痛哭,但是想要夺回试卷已经来不及了。

 

“金?”

格瑞已经翻开笔记本了,啊——他的眼神好像有点危险啊。

“呒——”不管怎样,金觉得必须赶快找个说法,完蛋了,格瑞好像要生气了,他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眯一下眼睛。

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个……格瑞……这次的题太难了嘛。”

格瑞盯着手上的试卷,眉头皱起来,然后将试卷一丝不苟地叠好,打算夹回笔记本里,“秋姐让我盯着你学习。”

 

“我有好好学的,”金说着伸手去够格瑞手里的的试卷,“就这一次,不要告诉姐姐了行不行?”格瑞一抬手,金没够着试卷,反而手肘落下来的时候还碰掉了桌上的课本。

 

课本掉在地上摊开,掉出一张信纸和一个信封来。信封上贴着一颗鲜红色的爱心,表明了它的身份。

 

 

 

 

 

6.你的眼神里有光

 

 

 

 

两个人一时间愣在那里,身体仿佛被摁下了哪个开关,不能移动分毫。浴室门缝里飘出来的白雾已经消散,无处寻踪,温暖蒸腾的空气盘旋半晌后逐渐冷却下来了。

 

“哟,金你终于开窍了呀?”斜上铺的室友盘腿坐着,一只手支着脸颊,勾起一边嘴角往下看。再普通的话在他嘴里转了一圈总是微妙地生出一丝不怀好意,更何况这次本就是故意的调侃。

 

金的脸一下子染上了那颗爱心的颜色,他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把东西从地上捡起来捂进怀里,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格瑞逆着光站着,近距离站着的时候十二厘米的身高差忽然被放大,金觉得整个人都被笼在阴影里,再加上想象中的格瑞生气的样子顿时压力倍增。

格瑞生气和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但金体验过一次以后真的不想体验第二次了,上次还是两个人读中学的时候,金和隔壁的同学打架后虽然打赢了但是落得满身细碎的伤,整个人都灰扑扑的回到家里。

格瑞表面上没说什么,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还很温柔,可是接下来一个月,每天都吃的青菜白萝卜,不到十点钟就让他睡觉……

 

金小心翼翼地抬眸,瞄了格瑞一眼又立马低头。刚刚的匆忙一瞥下,金看见格瑞眯起的紫眸仿佛一个深潭,要将人吸进去。

 

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动作间还差点碰倒身后的椅子。

是出于紧张还是害怕?那种时候金根本无从分析自己的想法,脑子还没有得出什么结论,身体却先行一步动了起来了。

 

椅子脚上的防滑套早已被磨平,猛地在地上摩擦后发出尖锐刺耳的呻吟,也仿佛在两个人心里重重地划了一道。

 

格瑞捏着笔记本的手指几乎发白,他阻止自己去想,却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翻出不久前见过的场景。

那个不久前才见过的,温暖的橙红色的夕阳下无比美好和谐的场景。

 

约会结束后女孩子露出无奈微愠的笑容,两个人靠得很近,女生柔顺的黑色长发在风中飘起,几缕发丝还触碰到了男孩子的金发。男生微微低头,不知道在胸前比划些什么,就这样站了好几分钟后才挥手告别,实在是依依不舍。

 

“大家都是成年人,害羞什么。”上铺的人打破了这种相顾无言的奇怪氛围,仿佛感到无趣,他扭回了头,施施然地换了一个姿势,翘起一条腿继续打他的游戏。

 

金分不出心思来与那人辩论是否害羞的问题,光是眼前的人就足以让他脑子当机了。这简直比小时候发着烧还偷偷溜到冰箱前拿冰激凌被姐姐发现还刺激。

 

金根本想不出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应对这样的场面。

 

“啊、啊不是……”

金想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像任何语言在这个时候都是苍白无助的,就好像无意间打到了落满了雪的树干上,什么都来不及做蓬松的雪便落下来的盖住头发,钻进衣领,被体温融化着淌下一路的凉。外面突然亮起来的路灯光照向金,让他眼睛一酸,忍不住抿起嘴巴眨一下眼睛,湛蓝色的眸子水水润润有些可怜。

 

——真想让时间倒流。

 

“好了。”格瑞叹了一口气,把手放下来。试卷轻飘飘地在金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然后落在他的手里,“笨蛋,自己订正好……不会的再来问我。”

 

果然对这家伙是真的一点也狠不下心来。

 

 

 

附:

 

————当时是这个样子的————

“凯莉你怎么不走呀?”

“笨蛋,我头发卡你拉链里了,走近点。”

“噢。”

 

所以瑞哥真的是脑补过多嘛(爆笑)

 

 

 

 

7.这样就是最好的的了,因为有你在啊

 

生活中有小小的纠结很正常。或许会难受,会悲伤,但是更多的是欢笑。

因为有你在呀!

 

 

 

“计算器,学生证,身份证,0.5的黑笔……”金掰着手指一样样地核查考试必备物品,把它们一样样都装进书包里。前一天晚上格瑞就提醒过他要准备好,然后检查过的。

“都带好了,格瑞我们走吧!”

金说着便背上书包,拉开门,没听到身后有声音,便扭头眼巴巴地看向格瑞。

走廊的门没有关严,一阵穿堂风过,冰凉的风绕着金露出来的脖子打了个转,让他忍不住抖了抖,低头打了个喷嚏。

金听到脚步声靠近,没来得及抬头就感觉到脖子一暖,是一条浅灰色的羊绒围巾。

“抬头。”格瑞淡声说,将围巾绕过金的脖子,细致妥帖地围好,只露出一双眼睛,确保没有寒风灌进金的脖子。

金乖乖地仰了一下头,看到格瑞手臂上挂着的那焦糖色的围巾便自告奋勇:“格瑞格瑞,我来给你系!”

 

 

记得平安夜那天的晚上,格瑞因为感冒睡得很早,平时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的人都轻轻地打起了呼噜。

期末复习辛苦了。

这几天因为临近期末,紧张感一下子在学生之间蔓延开来。

复习,复习!

金摸着手里厚厚的一叠解释清楚周到却简而又简的复习资料,明显是要花很多心思很多功夫才能整理出来的。

最近的时候,金想起来格瑞睡得好像特别少,眼底下的青黑因为他白皙的皮肤格外明显,便搓搓脸颊,打消了偷懒的念头。

虽然嘴巴上不说,但是金知道格瑞对自己最好了。

所以果然还是喜欢格瑞,最喜欢格瑞了!

 

复习完今天的任务,金翻课本的时候翻到了那封情信。他把以前按照情书大全写的那封信撕掉,抽出一张新的信纸认认真真地开始写起来,一字一句。

他知道怎样写情书啦。

暖白的台灯光无声地陪伴着金笔下的字越来越多,完成了,虽然金并不打算把它送出去,但还是在信封上写了想要送达的对象的名字。

金从衣柜里取出围巾,悄悄地把礼物放到格瑞的床头,然后安心地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格瑞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很早,打算摸衣服起床的时候在床头摸到一条温暖的软乎乎的围巾,是金的圣诞礼物吧。他翻身下床,打算把昨天没来得及放好金的圣诞礼物取出来给金。路过金的书桌的时候发现桌子角落里有一封眼熟的信,封面上贴了一颗爱心,不同的是上面还多了一行字

 

——TO格瑞

格瑞觉得自己的心没有像现在这样跳的这么快过,虽然不用拆开也大概知道金会写什么。他还是把信拆开,一行一行地看下去,末了还用红笔给金改了一个错别字。

连格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其实有多傻。

 

金醒了,竟然在床头也发现一条围巾,浅灰色,是他不知道看了哪部动画片以后一直嚷嚷着要的很像格瑞头发的颜色。

对床的人已经起来了,金往下一看,对上格瑞的视线忍不住先噗地一声笑出来,“我们竟然想到一块去啦!”金很开心地捧起围巾蹭了蹭,软乎乎。

“圣诞快乐!”

不需要过多的言语,格瑞也牵起了嘴角,对上金的笑。

 

“我们交往吧。”白天走在路上的时候格瑞忽然说。

巨大的喜悦像烟花一样爆炸开来,绚烂夺目,震得人几乎脑子发昏。金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抬头。

 

“不要就算了。”

“要!!”

 

 

 

 

 

那时候金的眼神也是这样的。

格瑞在自己呼出的浅浅氤氲的白气里看到金闪闪亮亮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呼吸一滞。他眼神稍微闪了一下,手已经把围巾递给那个手举起来万分期待的小朋友。

金踮了踮脚,感觉还是差一点,“格瑞你低一下头嘛!”

格瑞看着金抬手的样子,索性弯了弯腰,将身体稍微往前倾。金心满意足地把用围巾把格瑞包得严严实实,末了还拍了拍,“嗯,这样就好了。”

 

两个人走到寝室楼门口,细密的雨丝打湿了楼前的台阶和前面的水泥路。格瑞看着金空空的手,“怎么没带伞?”

“这不是有格瑞你嘛!”金挠挠头,对着格瑞笑,“嘿嘿,光记着要拿好考试用的东西了,就忘记了。”

 

走在人群里,金看到周围的人一手撑伞,一手还拿出书来看,就不自觉地感到一点紧张。

他忽然想起来之前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在寝室里无意间被格瑞看到那分数可怜巴巴的试卷。

 

 

“格瑞我好紧张啊,你快点抽问我一点问题,我感觉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qwq”

“那就不记得吧。”格瑞牵住金冻得冰凉的手,随意地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这样最好了,还是说你想要我问你什么,然后你的脑子里就只记得这些了?”

金立马摇摇头,“不了,不用。”

 

 

这样的状态就是最好的状态了,我们还会有更好的我们。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