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瑞金】我家的镜子生出一个神奇少年④

杂志社编辑瑞*镜子精金的设定


前文:  







小而整洁的浴室现在被热乎乎的蒸汽充盈着,浮动的热气熏得人脸红,浴缸里放了一半的水。即使在这种天气里泡澡也是需要稍热的水。

 

“这瓶是洗发水,抹头发的,这瓶是沐浴露,挤一点到这个浴球上然后搓搓会有白色的泡沫出来,然后把身体搓干净后用水冲掉。”鉴于眼前这个一脸傻乎乎表情的少年没什么常识,也不知道识不识字,格瑞本着帮人帮到底的原则仔仔细细地把冷热水开关和洗浴用具给金解释清楚。

 

应该没问题吧,格瑞扭头往外走,本应该是毫无留恋地走到门外,然后去做自己的事情,走到门边的时候却不自觉地将迈出的步子顿了顿,一只手还拉着门把手。格瑞侧身回头叮嘱了一句,“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嗯!”金抬了抬头,回答道。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脱掉自己身上的宽大衣袍,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浴缸里,温温热的水触到脚底板十分舒服,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啪——”浴室的门关上得十分迅速,仿佛被什么东西追赶着一样的迅速。

“这瓶是沐浴露,搓泡泡——”金一边念叨着刚刚格瑞说过的内容,一边摁压蓝色包装纸的瓶子。滑溜溜的乳液从摁压的尖嘴溢出,再缓缓淌下,最后消失在手中的浴球深处,金摁了几下,或许是力道太大的缘故,浴球上不一会儿便积了不少的沐浴露,稍微揉搓一下,大量绵密的白色泡沫便被挤出来。

那些泡沫轻而柔软,稍不注意便从手里滑落,大大小小的白色团子像白云一样晃晃悠悠地浮在水面上,围在金身边,可爱极了。

 

原来洗澡这么有趣!金戳着泡沫,又用整个的手掌去把它们拢作一堆,他整个人都被埋在了泡沫堆里了。

后来,金无意间拉开浴缸旁边的小抽屉里发现了几只金黄色的小黄鸭,捏一下竟然还会发出可爱的叫声。其实很久以前金是看到这些玩具的,随意试一下竟然还在。金醒来之后也见过不少次格瑞进他现在呆的这个小房间,不过格瑞总是没过一会儿就出来了,肯定从来没有好好体验过埋在泡泡堆里的乐趣,出去以后告诉他好了!金戳着泡沫上浮着的橡皮鸭子想道。

 

金裹着一身水气出来,即使格瑞贴心地特意找出中学时期的蓝色体恤衫穿在金身上还是有点大的,说有点其实是客气话——衣服下摆都快盖住金的臀部,袖口也特别大,抬一抬胳膊就会往上滑到肩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不过格瑞和金都不会在意这些的,金仿佛在展示什么华丽的新衣服一般踩着神奇的步子往前走,不像跳跃,也绝不是平时四平八稳的走路的样子,他两只手撑在身体旁边,手指并拢,手掌微微翘起,路过茶几的时候还特意转了半圈,然后坐到沙发上。

事实上,金自认为非常帅气的步伐在格瑞眼里和一只刚刚学会走路的企鹅差不了多少。

 

金的发梢还滴着水,打湿了一小块肩膀上的衣服,蓝色的布料洇成深蓝色。他的身子还没挨热沙发背,便被兜头兜脑地盖上了一块大毛巾,视野瞬间纯白一片了。

 

他完全没有害怕或是要逃的想法,甚至连缩都没有缩一下,格瑞可不是一个爱恶作剧的人。金十分信任自己的眼光,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嘛,虽然中间忍不住睡了一觉,缺失了他最重要的成长经历罢了。在那一瞬间,金只是有点疑惑,随即脑袋上传来的触感便给了他解答。

 

揉搓着自己的脑袋力道很是温柔,被罩在毛巾下的金可以感觉到格瑞对给别人擦头发这件事的生疏,但是让金一动不动地任格瑞揉搓的原因无他——格瑞的动作笨拙却十分小心翼翼,明明是一个不怎么笑的人,但是从他身上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酷。感知人类的细微心绪和情感,金自认为还是很擅长的,他只是不太适应现在格瑞所生活的社会罢了。

 

不过,说句题外话,擦头发这种事情,就算是让金自己来,应该也不能比格瑞做得更好了。 

 

 

 

 

夏天的晚上,被擦得半干的头发很快便完全干燥,金上楼之后,发现房间里的地板已经干干净净,赤脚踩着非常舒服。没有开空调的室内还是有一点点热,还好最近降温,再加上窗户大开着,被夜色沁凉的风徐徐地吹到室内,打个转,降下不少燥意。金迷迷糊糊间踹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身上穿的短袖下摆也被卷到了胸口,露出白嫩的肚皮和大腿。

 

希望有个美梦。

 

——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格瑞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意识到,不过还是抗不过睡意,在空调运作着的轻微轰鸣声中睡去。

 

 

终于到了周末,早餐,桌上的长椭圆形的白色瓷盘里躺了一条鱼,鱼皮微微焦黄,用筷子夹起一块带着鱼皮的鱼肉,放入嘴里,咀嚼两下,再吃一口饭,喷香的米饭混合着鱼脆和鲜美,再尝一口金黄色的,零星地点缀着胡萝卜碎粒的玉子烧,简直绝赞。

 

“啊,格瑞做的饭真的太棒啦!”金眯起眼睛,称赞道。

格瑞看着眼前一副满足样子的少年,和寻常人家中学生没多少分别,嘴角还沾着饭粒的,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养孩子的错觉。

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他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示意金擦掉脸上的饭粒。

金疑惑地盯着格瑞的手指,歪了歪头。

格瑞见他没反应,又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有点用力,指尖微微陷入柔软的皮肤,这次他总该理解了吧。

噢——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前倾身体。

 

眼前的人忽然放大,动作间格瑞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脸颊便接触到少年的唇。

请相信,至少在这一刻,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旖旎的氛围。格瑞清楚地记得刚刚少年唇上油汪汪的样子。

他不动声色地拉开一点两个人的距离,干咳一声解释道。

 

“金,你的脸上有饭粒。”

“噢?”

 

金闻言抹了一把脸,“真的诶,嘿嘿。”

 

格瑞抽了张纸递给金,又给自己抽了一张,擦了擦嘴巴,还顺便擦了一下脸颊。

一直让他穿自己的旧衣服是不是不太好?稍微得闲的格瑞抬眸看向身边认真地擦脸的少年。“金,等下一起出趟门。”

“好呀!”少年仰起头,放下手中的纸巾,把桌上的空碗碟都利索地收拾起来放到厨房的水槽里,拉起青年的手便道,“走吧格瑞!”





请投喂红心蓝手评论叭)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