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我家镜子里生出一个神奇少年⑤

杂志社编辑瑞*镜子精金的设定


前文:   



外面的天空中难得没有挂着太阳,不远处的云团有些阴沉沉的,仿佛在酝酿着什么,空气沉闷而凝滞,没有一丝风。

格瑞和金走在树荫下,金一边走一边踢着石子,心里想,超市……应该和他记忆里的集市差不多吧:并不宽敞的小路两旁,小摊贩席地而坐,稍微讲究一点的就坐在一把低矮窄小的木头板凳上,面前铺上一张粗布,然后就把商品挨个儿放在上面,吆喝着招揽客人。又或者是稍大一点的道路两旁齐整的木质小屋,外面挂着绯色的旗子或是灯笼随意地在风中晃动着,过路人凭着上面写的字区分开不同的店。

 

金跟着格瑞到了那儿,才发现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倒不是完全不同,至少有一个相同点——人多。

 

记忆里是一片稻田的地方盖起了大楼,看不见夏日田里碧绿的,笔直向上生机勃勃的作物,没有细小的蚊蝇挨在脸前扰人。眼前的建筑物没有格瑞工作的地方那么高,一楼的玻璃橱窗里摆着各样的模特。

 

玻璃橱窗?金记起他醒来那天,一时起了兴致去找格瑞,本只是想着随便看看,却意外地在街头显了身形,慌张间以至于根本没有看得仔细周围的状况,只是拉着格瑞奔回了那栋小房子里,他们的家里。第二天夜里他想起来要不要钻回镜子里看看,但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这一搁置便是好几天,金完全忘记啦。

 

进了超市的大门,入口的小推车已经没有了,只留几个有些歪的蓝色购物篮。

格瑞随手拎了一个往前走,不过人密密麻麻地挨着,几乎走不过去。差不多可以和A市的堵车相媲美了,今天是免费日吗?

 

怎么可能,格瑞皱了皱眉头,才往前走没几步,就有各种各样的人挤过来,各样的手臂伸过来够过去拿货架上的东西。全都是人,年轻的妈妈带着宝宝在商品架子前,稍微上了年纪的大妈挤作一团在蔬果堆里挑挑拣拣。金感觉自己就像之前格瑞丢给他当零嘴的方块夹心饼干里面的那层薄薄的夹心一样,被禁锢得动弹不得,甚至都快被挤出来了。

 

金好不容易从两辆购物车的夹缝里逃出来,扭头便想和格瑞说[真的是好挤呀]的时候,却发现刚刚明明看到只是往前走了几步的银发青年,现在竟然不见了。

左看右看都没有熟悉的人的影子,金发少年一时间有点发懵。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金完全不知道,毕竟他在这个世界生活不过一周时间。

 

“哎,同学!”金左右张望着往前走的时候,手臂忽然被一个穿着红色马甲背心的人抓住,她卷卷的短发贴着脑门,大概是因为人多出汗而黏成一缕一缕的小卷,脖子上堆叠着三层肉,因为挤出热情的笑脸而显得圆圆的脸更加宽,衣服上印着W超市,是工作人员?她往金的手里塞着什么,金下意识地挣了一下竟然没能挣开,反而被她握得更牢,“这款牙膏卖的很好的,很多人都买的,你看看嘛!”

 

诶诶诶?金发的少年努力缩回自己的手臂想向后退去,他从来没有应对这样场面的经验,可是前后左右全是人,便是想退也无从可退。忽然他感觉到一双手勾住他脖子后面的衣服然后一拉,金的后背便靠在了一个温暖的胸膛上。

“就这么一会功夫跑哪里去了?”熟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金感觉自己似乎就是一下子踩在了实地上,他本来是应该感觉到一点委屈的,但是奇迹般的一点也没有,只是向后转,然后抓住格瑞的手,他的手心十分温暖,

 

“这样,就不会分开了。”金发少年笑着说。

 

“晚上想吃什么?”

“嗯……炸猪排!”

“好。”

“还要牛奶,不过是给格瑞的!”

“……你不是也要喝。”

“嘿嘿。”

 

两人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从超市出口出来,一人拎着一边,满满的一大袋子,有点重,塑料提手被拉得紧紧的,勒着手指。外面的天和刚才来的时候比起来阴沉得不像话,就像哪个小孩子恶作剧把墨汁泼了上去一样。

霎时,耀眼至极的一道电光划破天幕,紧接着便是沉闷的雷声和倾盆大雨,空气中漂浮着湿润的尘土的味道。

 

这么大的雨怕是短时间回不去了吧。

格瑞找了个储物柜把他们的袋子寄存好,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开始在商场里闲逛起来。

金对这个世界基本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已经脱离了看到什么都想上前摸一下的状态……

才怪。

 

“金,这个就不要碰了。”

格瑞几乎就想闭着眼睛把金发少年从假发店里拎出来,少年还恋恋不舍地盯着一顶亚麻青色的微卷的长发。

“格瑞,我觉得这顶假发非常适合你。”

到底是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的。

格瑞对此非常不解。

 

为什么莫名有一种跳过结婚直接养孩子的感觉,格瑞拎着一个装着一件黑底印绿色刀,一件白底印金色箭头的体恤衫的牛皮纸袋,想道。身边的金发少年好不容易收敛了一点好奇心,正小口小口地舔着冰淇淋,他的唇边沾了一小圈冰淇淋,看起来就像是长了一圈可爱的白胡子。

少年似乎察觉到格瑞的目光,抬头露出一个笑脸,仿佛知道唇角沾了冰淇淋还伸出粉红的舌尖舔了舔。

 

高大的玻璃门外面十分明亮。

雨停了。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