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我很想你



(今天我的心灵受了很严重的伤。)
*原地爆炸。
*明天开学。十五天不更吧……别太想我。




傍晚,姑苏还是往常的寂静,山脚已升起了缕缕炊烟,山间回荡着一声长一声短的犬吠。

远山浅青的云雾上笼了些许明艳的橙色,衬得云深不知处多了几分暖意,却又不通人烟,仙气飘渺。

路上往来着的大多是云深不知处的门人,个个都俊逸非常,浅色的校袍齐整,目不斜视,端的是一派恭肃雅正。

蓝家子弟的额上都系着一根一指宽的绣着银色卷云纹的浅蓝抹额,意为归束自我。道路两旁树影深深,略下几道意味不明的阴影。

蓝忘机默坐在静室里,墨发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抹额周正地束在额上,堪称雅正的典范。他低垂着眼,虽不卷翘但依旧纤长浓密的睫毛掩住了淡色的,仿佛琉璃般的双眸,指尖堪堪触着琴弦,半晌没动。

门口,浅褐色木盘里的晚膳已是凉了又换,换了又凉,往复好几次。

恍惚间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忽的,风从窗缝里吹入堂中,掀动拐角处的布帘。

蓝忘机不由自主地起身,朝那个方向走去。手指微微颤抖着撩向帘子,心里说不准的是期盼还是犹豫。青色的布帘拂过手臂,终是滑落,帘后空荡荡的,只留一扇未掩好的窗。

是了,怎么会是他呢。

蓝忘机本想去把窗关上,走到窗前却改了主意。他推开窗,把目光投向窗外。天空中没有月亮,亦无甚星光,地上树影重重,交错相生,黑黢黢的恍若鬼魅。

世人皆道含光君逢乱必出,其间却有几分是因为为修士的责任,但还有一个原因蓝忘记藏在心里,从不宣之于口。

魏婴后来修鬼道,终日与非人为伍,或许可以从他们口中问到他的消息。

然而,从无所获。

倏的外面下起雨来,淅淅沥沥地打在屋檐上,不久,窗纸上点点湿润晕染开来,仿佛蔓延出几朵娇艳的白玉兰。

蓝忘机记得,以前魏婴曾画过一幅自己的小像,还故意捉弄自己,在鬓边添上了一朵玉兰。

这张画本来是想丢掉的,拿在手里却无端的不想揉毁,便好好的存放起来,同那些只言片语一起。

蓝忘机也不太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对魏无羡在意起来的,等回过神来,是再也忘不掉了。怕是当年看他,便再也移不开眼了吧。

这边蓝忘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恍然不觉门槛下方有一角白色正在慢慢地爬进来。

那是一个纸片小人,几乎全被雨打湿了,所以爬得分外艰难。

小人晃晃悠悠地朝前走着,留下一小串湿哒哒的水迹。

湿漉漉的纸片小人轻轻的朝前挪动,慢慢地就挪到蓝忘机的身边。

“魏婴......”蓝湛低低的唤了一声,听得纸片小人抖了一抖,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所幸,蓝湛并未朝自己看来,小人疑惑的歪歪头,做什么唤我的名字?

其实最为这个形象,魏婴在人世也待不了多久,况且他也不知为何这一缕执念会在蓝湛的静室前醒过来。

在他神识涣散前,听到蓝湛低磁的嗓音说着

“......我好想你。”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