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新年

新年第一天,投喂一块小甜饼。
时间设定什么的,ooc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呢……(捂脸





今年冬天特别的冷,厚厚的雪铺满了山野,只余微嫩的新芽稍稍出了些许头。寒风凛冽地呼啸过山谷,直刮的人双颊生疼,仿佛身上的单衣都会被刮破似的。

近处,如白被般的新雪上留了几个清晰的脚印,弯弯曲曲地延伸开来,直蔓延到远处的大树根处。

那里坐着个青年,戴着斗笠,低垂着头。他满头青丝未曾扎起,乖顺地伏在肩头,发梢垂在胸前,微微打卷,流露出与他整个人的阴郁气质不符的俏皮意味。他盯着树根处新冒出的一枝新芽,伸出手指捏住它,想着,这小芽,怕是被前几天的煦风催诱出来的吧。

如今那芽被雪一埋,正可怜巴巴地发抖。

红头绳松松地系在魏无羡略显消瘦的苍白手腕上,给他平白添了几分艳色,红绿相衬,竟不显一丝俗气。

蓝忘机来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光景。他稳步踏着雪,沿着原先那排脚印,走到魏无羡面前站定。

———“魏婴……”

静谧的山里,一点点响动都会被放大,魏无羡一抬头,便看到两个圆滚滚油亮亮的小坛子,边上用红线系着,中央贴着一张红纸——天子笑。

魏无羡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蓝湛觉得里面全是亮晶晶的小星星。紧抿的唇也微微松泛了些。

“哟,你怎么来了?”魏无羡扯开嘴角,显出几分笑意。

“来看你。”蓝湛平素不会说什么漂亮话,只是直直地剖白心迹。

他蹲下来,把身前的衣服折好再缓缓坐下,又伸出手,把黑亮亮的小坛子递到魏无羡眼前,仿佛有些羞赧,微微别开脸去,“给你。”

魏无羡笑嘻嘻地接过,拨开封纸,一股浓郁的酒香散发出来,从鼻尖直冲到脑门。魏无羡仰头喝了一口,喝的有些猛,清澈的酒液划过脖颈,滑入衣领。

两小坛子酒一下子就见了底,微凉的酒液进入身体,便流淌成火热的血液,熨得魏无羡整个人都热的有些飘飘然。

是因为太久没喝酒了吗,还是身边人的缘故呢?

“蓝湛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至少也得二三十坛才过瘾呢……”魏无羡不满地砸砸嘴,脸颊微红。

“过饮伤身。”

不知不觉间,两人头靠头,温热的呼吸也密密地织在一起,魏无羡轻轻的在蓝湛嘴角吻了一下,感觉心里很满。

细雪又开始飘了起来,阴郁的天空却仿佛也染上几丝暖意,又是新的一年呢,愿岁月静好,岁岁无终。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