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君。

酒酿/Jonic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清明#




*忘羡,应该不是刀。
*清明的早晨。
*因为清明没下雨,所以我补给自己一场雨。




明明已经到了四月初,可是这天却还是冷很,夜半细密的雨丝交织着覆满天幕,坠落到地面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水声荡漾成轻轻的鼓点。

啪嗒啪嗒……

空中弥漫着水汽,湿湿润润的,隐隐的凉意直沁进路人的骨里。

被窝里犹是温暖的,可魏无羡还是拢了拢身上的被子,整个人都缩起来,皱着眉头,整个人都团成了一个虾米。

天还黑着。

魏无羡梦到了那夜。

血色满天。腥臭味充斥着鼻翼,手腕发麻,双腿发软,只有头颅一直骄傲地仰着。

闹钟声在黑夜里炸起,震得床上的人抖了一下。

魏无羡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摁掉闹铃后便呆在那里,眨了眨眼睛,好半晌才魂归现实。

是梦啊。

蓝湛......蓝湛呢?

“......我在。”蓝湛仿佛能读出他心中所语,淡淡道。

蓝忘机静静地立着,刚刚打开的壁灯的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显现出柔和的弧度。他的神色是镇定而温柔的,魏无羡看着眼前衣冠整齐的男人,心绪一下子平静下来。

他不由地眨了眨眼睛,又拉过蓝忘机的手贴在脸上。

魏无羡深色的眼睛里原先充满的惊惧消失了,被灯光映着,眼底深处又溢出了明亮而温暖的光芒。

蓝湛亲了亲他的额头,问道:“要起了吗?”

“嗯。”

玄关处的几束花,静静地互相倚靠在那儿,鲜妍美好,散发出幽幽的香气。

窗外,雨还在下。




评论(2)

热度(16)